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照岛游儿X泽村大地】小鬼 5 新与旧之间的故乡 【完】

宫城的秋天总是让人觉得幸福。日本东北地区耕种不易,每到九月空气中都洋溢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踏实满足。

照岛穿着高中时代的旧运动服,懒洋洋的坐在自家门口吃全垒打雪糕。

心情不错。

一个月前他告诉大地,想要辞职。并扔出了想回故乡发展这样让人没有办法开口挽留的理由。

照岛有些感性的想起那个过于普通的下午,办公室的阳光还是那么的好,他把辞职信放在大地的桌子上,大地的表情说不上惊讶还是什么,照岛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侧了侧脸抢着说“想家了”。

大地皱眉,照岛有点生气。

不过,他觉得自己干的挺漂亮的。

离开大地离开东京这件事情上照岛意外的坦率。那种‘脉脉深情,哪怕远远的爱着一个人’的世故情怀不适合他。

他想要泽村大地,那个人眼神,肉体,思想,都打上照岛游儿的标记。

这点在明确不过。

每次想到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的欲望与幻想,他都觉得心头一片冰凉,即使曾经那里的感情暗潮汹涌。

所以离开的义无反顾。

相比爱上一个人,放弃还是太过简单。

长痛不如短痛。

哪怕短痛也是痛。

到底已经是秋天了,照岛把冰棒的最后一口吃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了一眼冰棒棍,没有中奖,他也不是很在意。

抓了抓头发,照岛难得有点想念高中时的发色。

 

 

周末电影院的人有点多,大地很久没出来看电影了,有些不适应。

电影很好看,散场后熙熙攘攘的人群还在讨论剧情。

“呀,尼克真是帅啊啊啊”

“朱迪也是可爱”

大地身边看起来像是高中生模样的两个女生还在讨论剧情。他其实偏好剧情紧凑的警匪或者黑帮片,看个动画电影也算是难为他了。

这部电影的预告片反响特别的好,照岛早早的就把上映日期在日历上圈了出来。

照岛经常做让难为大地的事情。

关于照岛辞职的事情,大地并非始料未及。照岛就像是老版红白机里的某个游戏中的坏角色,笑嘻嘻的一个小孩子出一些乱子。

大地已经习惯了。

没想到的是那家伙铁了心要回宫城。

大地不知道宫城有些照岛思念的什么。

突然有些生气。

大地就地决定一个人去吃照岛喜欢的寿司。

只有东京才有的寿司。

天气已经转凉,来的时候有点急顺手就拿了围巾,散场后大地才发现系了一条照岛的就围巾。

大概是花色不再流行了,被照岛留在了公司的储蓄柜了,大地看见之后带回来家里,工作紧张也就忘了归还。他低头看了围巾一眼,顺手抚平了不明显的褶皱。

 

 

宫城一下雨就算是彻底的冷了起来。

所以在田中家的乌野食堂点拉面的人一下子就多了起来,照岛和田中坐在一起角落里把菜单翻的哗哗响,田中想了想说道:“我们杀入全国那次,我家还特地推出了乌野排球系列呢。”

照岛头也没抬的不耐烦的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学校特别厉害……”

田中撇嘴,不屑一顾,伸手指了指开放式厨房里面的某个人,故意大声的对说:“你和他都是手下败将,哼!”

两碗拉面‘砰’的砸在 桌面上,洒出来不少汤汁。冴子一拳打在田中头上,说“给我用敬语你这小子!”转过头她笑着跟照岛打了个招呼“游儿发型还是变回来比较帅气。”

照岛则开心的表示,虽然只是变回了高中时的发型但他老妈也着实吓了一跳呢。

待冴子走远,照岛对田中说:“冴子姐这些年还在一如既往的风风火火啊。”

田中揉揉头,重重的哼了一声。

其实冴子姐结婚之后温柔了很多,大概是照岛即将启程去东京的时候。有一次照岛出门跑腿,路过公园空地时正好看见冴子一家三口,那时候她正怀着老二,大约是累了就坐在长椅上,田中姐夫侧着身子倚在秋千架子上两个人低低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没有什么特别开怀的表情,但眉眼之间都是恬淡的笑意,大儿子龙也在旁边的沙坑堆着不明形状的城堡,十分的温馨。

照岛没有上前去打招呼,但是站在那看了一小会儿。

心里想着‘我也能那么幸福就好了’。

即使听起来很是幼稚,但那其实是照岛去往东京时最大的心愿。

从前的幸福是跟着教练打排球,上了大学幸福是虚度光阴,再后来幸福是大地桑。

回到宫城的照岛再想起大地都会用敬语,像提起一个过去给过帮助的年长朋友。

照岛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表达刻意的疏远,像是任性的把在东京发生的求而不得甩在脑后,藏在心里。

在乌野食堂的门口跟田中一家挥别,照岛走了几步,靠着路灯点了一支烟,他想:“如果被爱,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寂寞。”

 

 

大地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

他好像生病了,白天没由来的想睡觉,晚上没由来的失眠。

会饿,但没什么胃口。最想吃的东西是当年部活结束后买来充饥的坂之下肉包和深秋时节自家院子里烤过的红薯。

好像不知不觉的脑海中那些对于故乡的眷恋突然就变成了惊涛骇浪。

被回忆拍的湿透的大地一人在东京瑟瑟发抖。

某个深夜,他也会愤愤的想‘啊,连照岛都离开了。’

那一刻大地终于明白,他把照岛当成不是光杆司令的最后一层保障。

照岛走后,他是寂寞的。

并不是说他对于曾经特别的照顾关注照岛多么的甘之如饴,可他在照岛走后还是会想念那些日子。那些他跟照岛在东京这个超级都市一起度过的时光。

没由来的不快乐变成一个个催问:泽村大地,你对这个骤然降温的东京还有什么留恋。

恍惚间他好像想起上次去看的电影中那只穿绿衬衫的狐狸说过的一句话:“每个来到这的动物都以为能够脱胎换骨,但其实不能。你只能是你自己。”

大地从未觉得东京之于他有太过深刻的意义,他按部就班的生活在这个城市,充实忙碌。

像每一个冷血的城市人种。

很多人在他的生命中来了又走,他微笑着送上祝福。

只是突然间他原以为还会同路很久的人中途离场。

泽村大地的平稳牌小飞机被名为失落的炮弹击落。

直直的坠入田野,跌入柔软的烟火与思念。

 

 

家里蹲了几个月,照岛每天大脑一片空白的无所事事,不出预料的长胖了。

所以照岛每天除了固定的散步和偶尔的跑腿之外,还会去居民活动室打打排球,有一天遇到了高中时的学弟。寒暄之后,现在正在母校担任排球部指导的学弟盛情邀请照岛去莅临指导。虽然有些近乡情怯,但是被夸的心花怒放的照岛还是答应去打场友谊赛。

条善寺高中,一个盛满照岛游儿灿烂青春的地方。在东京时他好像没有时间来想念宫城和条善寺,只有再度回到场景中,那些已经转身的象征符号才会重新立体鲜活起来。

他不是未来主义者,他想念关于曾经自由自在味道的时间。

一场友谊赛打的激烈,照岛离开条善寺体育馆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他站在门口伸手摸了摸学校的名字,像是摸了摸过去的自己。

然后,转身去了乌野。

路途有点远,照岛身上的汗被风吹干,有点冷。头上呼呼的飞过两只往家赶的乌鸦,照岛抬头看了一眼,心里想着,真是应景啊。

他到乌野高中门口时,还有几个高中生部活刚刚结束三五成群的离开。大概看见染了黄毛的照岛直直的站在那里,太过像不良,他们很快就匆匆的跑干净了,让照岛想到了乌野那个小个子的10号。

“胆子真是太小了啊你们。”照岛这样嘀咕道。

他掏出手机以乌野高中为背景自拍了一张,想了一下,发给了大地。

 

 

大地在新干线上睡着了,到站了才醒。

已经是三月,宫城还是有些冷。

大地把照岛的那条围巾重新围上。

明明是回到家乡,心情却无比雀跃。

 

 

照岛一天也没得个空闲休息。

早上被老爸抓住干了木工活,中午领着家里的狗去散步,结果被狗溜……

下午又被老妈抓住去大型超市采购。

“老妈,你慢点走啊”拎着巨大袋子的照岛叫道。

“蹲在家里吃白饭的人居然还要老妈慢点走?!”照岛妈妈翻了个白眼。

“我下午就回东京了哎!!!”

“所以说,回东京之后一定要跪在地上求大地酱重新给你工作啊!”

“到底谁才是你的儿子呀喂老太婆!而且我才不会跪在地上呢!”

本来吵吵闹闹的母子就突然停下了拌嘴……

“哎呀!”照岛妈妈惊呼“是大地酱呀!”

 

 

春天的新叶子,已经出了绿芽。

大地坐在照岛家院子门口的石头上,看着穿着皱皱巴巴半缠,一脑袋黄头发呆呆站在那里的照岛,一下子就笑了。

 

【完】


-----------------------------------------------------------------------------

来来来,我们一起用新海诚视角再一次审视一下结尾,镜头从大地微笑的脸上一晃而过,转向头顶光斑婆娑的绿色树叶。配乐响起。

ニワカ雨ニモ負ケズ

http://music.163.com/#/song?id=29758227


你就说美不美?!美不美??!!!

( ̄ε(# ̄)☆╰╮( ̄▽ ̄///)


最近沉迷电视剧,沉浸在无限的爱和美好中。

不管怎么说 ,总算是写完了。

我实在写不出那种太过强烈的章节,自己会觉得非常的尴尬。【伏案痛哭

还有一个日常番外_(:з」∠)_因为还有很多梗没有用上……

排球系列的故事,目前为止没有什么特别想写的了。

不过剧情也还在发展嘛  总有那些灵光一闪的时候。

其实我总说喜欢冷CP啥的 其实我也喜欢热的那种影日啊黑研啊牛及啊 可是我没想法啊……

这我就产不出粮啊!!【无奈的摊手!   欢迎同好踊跃投梗!

最后!

最好的我们!!实在是太好看惹!!!

连写不了青春文学的我都开始写青春校园故事了!……虽然是耽美……

我知道你们不爱我的原创……

可我就写!哼!

啊 !虚荣的我真的挺想写御泽那篇的……毕竟那个热度都顶上牵牛花和小鬼加一起的了……

好了,黄老师要去上课啦啦啦啦~

我们有缘下次再见。

评论(1)
热度(11)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