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秘密森林】春风未至的夜晚

韩剧同人,黄始木x韩如真。

怎么说呢,虽然写的不好,但实在不想和黄检韩警卫告别啊。

指路上一篇    行星的桥   

——————————————

春风未至的夜晚


二月底的时候黄始木申请了假期,正好赶上冬奥会的末尾,首尔街头张灯结彩人影攒动,到处是热闹的喧哗。

黄始木被堵在某个路口,车窗上倒映火树银花,他坐在车里嘴角绷得直直的,像是守住最后的堡垒。

他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比约定的时间稍晚了一点,结果邀请他的人也还没回来,着实让人有些意外。他在房塔屋前等,低头看了一眼凉床,也不坐,站在那里任由高处的风吹乱了头发。

“噔噔噔——”伴随着脚步声,楼梯处冒出一张灿烂的笑脸。

“哎呦……我们黄检等着急了吧?”明明是迟到的主人,韩如真还是爽朗的说道。

两个月没见,她剪了头发,显得很精神,依旧背着鼓鼓囊囊的大包,双手拎着综合超市的塑料袋子,被风吹的簌簌响。

走的近了才发现,她的大衣不知道被哪里的风雪打湿了一角,应该也是在赶回来的路上遭了罪的。

黄始木表情稍稍缓和,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大概是担心自己的客人伤风感冒,即使房塔屋的地热烧的很足,黄始木还是被韩如真安排坐在了电暖器的旁边。只穿着衬衫也还是出了薄汗,他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把暖风推向了另一个方向。

客厅不大,甚至没有沙发,黄始木坐在几个软垫抱枕中间稍显无措。韩如真习惯回到家就打开所有的灯和电视,黄始木心里觉得浪费,而此时无事可做也只能认真的观看电视节目。

厨房传来关火的声音,韩如真端着中号的铜锅子“嘭”的放在黄始木的面前,锅盖掀开,浓郁的拉面香气扑鼻。

“当当当,韩如真出品的豪华拉面!”

黄始木几乎还没看清锅里都放了什么,就被坐在对面的韩如真塞了筷子、泡菜和一碗盛好的拉面。她好像并没有与他客气的意思,用锅盖接着夹了一筷子面,吹了吹便毫无矜持的吃了起来。

黄始木挑了挑眉,低头把自己碗里的面也吃的干干净净。

韩如真前面已经吃过一餐,几乎算是尝了尝味道就放下了筷子,反而是黄始木真的饿了吃的很专注的样子。她欣慰,再一次夹了蛋卷放在他的碗里。

忍不住一脸期待的问道:“好吃吧?”

黄始木捧起碗,把最后一口汤也喝掉了,算是回答。


趁着韩如真把锅碗餐具送去厨房的空档黄始木再次打量这间他来过三次的屋子。

说实话,每一次拜访他都觉得韩警卫的物品可真多。

于是当韩如真端着饮料再次落座时,便被他询问:“韩警卫你是要搬家了吗?”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堆在角落的箱子和打包好的漫画书,心里不禁佩服这个人的观察能力。

“嗯,有个朋友要结婚了,我就转租了她的公寓,周六就搬了。”她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说起来,黄检你是这间房塔屋最后的客人呢。”

黄始木抬头看了看暖黄的灯光,身为不常到访的客人对这屋子的温馨和舒适也多有留恋。

“说起来,我要结婚的朋友和她老公也是检察官呢。啊,我检察官朋友真是多呢……”带着几分玩笑的说完,她俯身给他倒了一杯饮料。

黄始木想了想说道:“你说的的朋友是首尔中央检察院的马检吗?”得到肯定回答。

“如振旭检察官是我的后辈。”没等她问,他就解释了一句,也算是来自黄始木难得的体贴了。

“哎~~那参加典礼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啊。”韩如真带着几分兴奋的说道,但马上又谨慎的问:“黄检你收到请柬了吧?”

黄始木正举着杯子喝水,瞟了她一眼,无语的点了点头。


电视节目正在转播冬奥会的闭幕式,韩流男团唱跳正酣,黄始木是没什么时间看电视的人,也还是被电视机里涌出的尖叫和热情扑了一脸。韩如真甚至还跟着唱两句。在看到黄始木诧异的眼神时她也不好意思的笑着摆了摆手。

圣火熄灭时,黄始木起身告辞了。韩如真送他到房塔屋的楼梯处,在得知他的假期还有两天时,忍不住向他推荐最近上映的电影,叮嘱有时间的话可以稍稍放松一下,毕竟主演是河正宇和车太贤……

黄始木点头,开了车门,想再次与她告别时,韩如真却从那个大大的背包中拿出一个小包裹塞给了他,笑着说:“礼物。”


一直到了自家楼下,停稳了车,黄始木才打开了那个包装有些过分可爱的礼物,入手十分轻软,拆开了才发现是平昌冬奥会的吉祥物,他看着手中那只憨厚的黑熊,哎一股,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一下子就笑了。




————————————————

电视剧使我快乐!【安详~

评论(6)
热度(37)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