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天童觉X菅原孝支】盛宴之酒2

  • 人物属于古馆老师,OOC属于我。

  • 写的放飞自我大纲全部跑偏…本来这章应该无比香艳才对啊【挠头发

  • 依旧只有一点肉渣 敏感人士请避行

  • 主打依旧是我的冷CP  有一点乌野全员 和影日 以及黑月 知道我打上这些火热的tag时 是多少激动嘛?!【哭泣

2.小酌

与其他地方不同,宫城的春天,气质上并不像一位羞怯的大和抚子,永远是一副连空气都被清酒浸泡过的慵懒模样。

“樱花这种东西,果然看上去就是很好吃的样子。”菅原站在十字路口,仰着头,任由花瓣轻柔的落在深蓝色西装上,感叹的说道。

“喂,阿菅,你好歹也是佩戴着朝日影的人……”大地无语的吐槽道。

“我还以为只有月岛会觉得像是草莓蛋糕之类的吧”日向窃笑着对身旁的影山说道。

“笨蛋日向,草莓蛋糕是红色的吧,樱花应该是粉红色的棉花糖,白痴吗?”影山瞪了一眼日向。

影山这句话倒是惹得田中哈哈大笑,说道:“不管过去多久,感觉大家还是没怎么变呢,影山骂人的技巧还是那样,月岛依然是甜食控!哈哈哈哈!”

走在前面的月岛终于忍无可忍,微笑着说道:“变得只有清水学姐呢,现在就要结婚了呢?”

田中:“……”

月岛笑容加深,继续说:“毕竟是嫁给那个‘牛若’嘛”

“可恶!!月岛你这个混蛋!”田中泪奔着扑向了月岛。

大地“……”

菅原“……”

真可惜啊,田中学长……月岛他恶劣的个性也没变。

 

没错,曾经的乌野高中男子排球队第九次杀入全国的阵容再次在宫城聚首,是为了参加球队经理清水洁子的婚礼,而新郎正是有‘牛若丸’之称的牛岛若利。

这的确让自诩守护洁子学姐的家伙们着实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喂,田中,虽说今天只是明天婚礼的亲友答谢宴,一会儿你可不要喝多了痛哭流涕什么的啊。”大地十分认真的嘱咐田中。

目睹这一幕的菅原实在很想笑话大地的操心,但看见被嘱托的田中被西谷和东峰安慰的落寞背影,默默吞下了吐槽。

 

一行人来到预定的酒店时,人来的已经蛮多了,好在作为曾经跟新娘一起战斗过的重要来宾,‘乌野男子排球队招待坐席’字样的牌子摆在非常显眼的地方。

牛岛和清水为了契合婚礼的主题,选择了一家传统的日式酒店举行宴会,庭院雅致,餐点美味,让每一位来宾即使要遵守跪坐的礼仪也算得上心旷神怡。

当然恪守礼仪这一条在推杯换盏几番之后被稍微往后推了推。

“哇,真是好多人啊……”日向咬着筷子张望着说道。

“是啊,刚才还有看见外国选手……”山口低声的跟日向讨论。

“毕竟,是那个在职业球队效力的牛岛前辈嘛。”旁边的月岛接过话题,只是讲话的对象却是垂头丧气的田中。

“喂,月岛!”缘下实在看不下去这种恶劣的行为给了月岛一个‘一会儿他哭出了你负责熄灭大地桑的怒火哦’的眼神。

月岛笑着抬抬手,敷衍的表示了歉意。

“我要去跟前辈们打声招呼。”说完,影山‘腾’的站起来要往另一边国青队的桌子走去。

“啊咧,不愧是王者大人,其他地方还有重要的前辈啊”月岛轻轻的抿了一口日本酒,用让人不爽的语气嘲讽道。

“如果不过去的话,以后某一天可能会被杀掉。”那一桌前国青队成员已经看到影山站起身来,已经杀气腾腾的举起来酒杯望向他,影山扯着嘴角的保持微笑,用极快的语速说道。

日向回头看了一眼,打了个寒颤。

“东峰前辈,这个鱼超级好吃的”西谷眼睛亮晶晶的跟身边的东峰嚷嚷道。

“哎?是吗?!我有点不擅长刺多的种类呢?!”东峰苦笑。“不嫌弃的话,可以帮我吃掉吗?!”

“真的嘛?!!那我吃掉了哦!!谢谢前辈!!”西谷笑的无比灿烂几乎晃到了东峰的眼睛。

“菅,这些人里面只有我们两个真正长大了吗?”大地无语的说道。

菅原微笑着一边给大地的酒杯斟满,“只有你一个人哦,我时常觉得自己只有18岁呢。”一边大言不惭的这样说道。

 

“说起来,为什么没有看见白鸟泽那个很吵的MB呢”西谷在送走来敬酒的白鸟泽一行人时问道。

“噗!西谷前辈居然说别人很吵……”

“月岛!!!”西谷向今天攻击性尤其强的月岛扑过去。

“好像是因为天童前辈是伴郎吧,伴郎伴娘在结婚的前夜不是都很忙嘛……仁花不是也还没来。”山口坐在张牙舞爪的西谷和照例嘲讽脸的月岛中间,艰难的解释道。

菅原坐的离山口有点远,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某人迟迟未到场的原因。倒是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大地依然是酒量最好的那个,只是这样难得的场合让他多喝了几杯,染了一些醉意。他接过酒瓶说道:“自从你被调去了交番之后咱们也很久没这样喝过酒了……”

菅原笑了:“毕竟要翻越两座山才能回宫城县内啊,而且假期也很少。”

“在我看来还是很近的嘛,不回家是怕被长辈逼婚吧”大地一副‘我理解你’心有戚戚焉的表情。

菅原抿了一口酒,想了想轻笑着说:“是有点怕。”

“好在今年已经是第二年了,你已经可以考警佐了吧”大地倒是对警察升级考试制度熟得很“要不要来东京?工作可能会辛苦一点,不过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唉?!”菅原笑着说道:“你对我也太有自信了吧!”

“你的话,肯定没问题的。”

大地这样妥帖的人的话总是让人安心,菅原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饮尽,目光穿过大地,望着庭院里的一棵树,说道:“还没想好,不过我会努力试试。”

 

饭局已经进行了一半,托牛岛和清水的福,让昔年热血的家伙们再一次聚到了一起,场面实在是不能用热闹来简单形容。

影山到国青队那一桌敬酒,有去无回,还搭上了跑去看热闹的日向,两个单细胞被灌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同期的几个青城三年级也被邀请,嘻嘻哈哈的说着话,看气氛更像是借着场子来小聚的,比较可悲的是及川,因为当初搭讪过新娘居然没有被邀请答谢宴,听说及川打算在典礼上大闹一场……

再看看乌野这一桌,菅原觉得好像没有笑话其他人的资格,田中因为月岛无差别的攻击,失去了精神力,惨败于桌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完全不受另一边西谷意图哄骗东峰和山口一会儿去乌野打排球的呱噪影响,东峰已经半醉状态只是哼哈的应着,倒是山口面露为难,完全学不会缘下他们几个那种不把醉鬼的话当回事的洒脱……

而靠谱的大地正在借着酒劲滔滔不绝的说教月岛……

对于菅原来说这种场面其实还算平稳,毕竟他特地来见的那个天童觉还没出现。也并不是说,羞耻啊,不愿意承认那一晚的事情这样的想法和情感,毕竟有点尴尬吧,两个成年人喝醉了发生了些嗯嗯啊啊的事情……总还是让人面红耳赤的……

不过再羞臊的事情,也实在是禁不止一个人用一年半时间来回的仔细的想来想去。

啊,我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那家伙了呢。

菅原想。

继而有些紧张。

需要冷静。

他本想跟大地打声招呼再离席,却意外的看见许久未见的黑尾从清水大学同学那一桌拎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跟大地打招呼,菅原只好作罢,慢悠悠的离席去呼吸新鲜空气。

大概是因为宾客中有传统的长辈和外国友人,牛岛和清水两个人选了这家实在让人无可挑剔的日式酒店,除却餐点地道,连庭院也是精致无比,碎石、残木、青苔,单纯又凝练。

菅原站在走廊上,即使还能听见身后的宴会厅稍有些喧哗,也深深觉得赏心悦目。

“菅原学长,你好!”

“是谷地啊,你好。”被打断神游的菅原笑着跟许久未见的学妹打招呼,指了指会场“日向影山他们都在里面哦。”

得到谷地兴高采烈的道谢之后,他终于想起,谷地是因为担任伴娘才稍迟一点,那么……

果然,一抬眼就看见了准新郎新郎从门口走了过来,身后跟着高大的伴郎。

 

“哗啦啦——”

卫生间里只有菅原一个人,任由水龙头放着水,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自己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窘迫而红着的脸。

“啊啊,刚才果然很奇怪吧,简直尴尬到爆啊……”

他忍不住自言自语。

虽说做过心理铺垫,但时隔一年半再一次遇见天童觉,菅原觉得有那么几秒他连心跳都是僵硬的。

“嗨喽哦,孝支君~”那个邪恶的男人,居高临下的跟他打招呼。

这是他第一次听天童这么叫他,天童是个自来熟的人,用后面的名字来打招呼也不算奇怪,可是菅原还是想起那个夏末秋初的晚上,天童伏在他身上,他们亲密的相连,一吐一纳,火热的呼吸在脖颈间的,在唇齿间的那一声声动情的呢喃:

“菅~~”……

“菅……”……

“菅!菅!!菅啊……”

…………

……

菅原全身上下的血液分成两股,一股涌向脸庞,一股冲向小腹……

而此时此刻他能做的,只有掬起凉水拂面,妄图真正的冷静下来。

冰凉的水刚刚碰到他的眼睑,突然一双大手就抓住菅原的衣领,搂抱他刚好适合亲吻的位置。

一秒,菅原只在铺天盖地的吻中充愣了一秒,然后用力的回吻,揉乱了对方的红发。

全文及肉渣

“嘭——”

有人来了。

准确的说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被狠推在厕所隔间的门上,发出了巨大声响,连着的所有门板都轻微的晃了一下。

隔间里抱作一团的菅原和天童停止了动作面面相觑,酒店其实很大,这个卫生间更是坐落在某个拐角有些偏僻,刚才菅原胡思乱想的乱走才误打误撞的进来洗脸冷静,而跟在他身后的天童则是在门把挂上了随手从对面女卫生间拿下来的‘维修中’告示牌……

闯进来的两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只有微微紊乱的呼吸声。

天童捏了一下菅原的臀,惹来了一记等瞪眼。

‘多亏我选了最里面的一个隔间’他用口型安抚着紧张的菅原。

连裤子都没有穿的菅原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就在这时,外面的人突然说话了。

“哎呀呀,前辈这时要干什么啊,女高中生嘛?要一起上厕所什么的?”

这凉凉的,不耐烦的,惯常带着熟悉嘲讽的敬语……

菅原和天童对视一眼,显然天童也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被称作前辈的人没有做声,他继续说道:“也对,前辈多来参加婚礼是对的,毕竟也是要举办婚礼的人啦~”

“我没有,你听我说……”‘前辈’焦急的想要解释,却被一声轻笑打断。

“嗤~,学长是没有伴郎人选,所以来找我吗?……嘛嘛,我是一定可以胜任的,毕竟这么长时间受到您的照顾,都是应该的嘛。”

隔间里的菅原,完全能够想象出说话人假笑的表情,以至于十分同情那个他没有听出来声音的人,需要面对一个别扭的家伙的怒火可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好在另一个人也没有听这惹人不快的话语的兴致,上前狠狠的用唇堵住了那个别扭瘦高个的嘴。

凌乱的脚步和衣料的摩擦以及挣扎的闷哼,菅原猜测这应该是个有点辛苦的吻。

再长的亲吻也有结束的时候,外面的两个人喘息着,‘前辈’揽着别扭的家伙,轻声又坚定的说道:“月,如果我黑尾铁朗结婚的话,你只能是新郎。”

 

月岛和黑尾离开了很久,隔间里的菅原和天童才敢有所动作。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况且被这么一闹神经再粗的人也会没了兴致。菅原扶着天童的肩膀站起身来。

“好~劲~爆~啊”天童还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中出来,“你们乌野的那个小四眼,刚才好像在演偶像剧啊!!”

菅原满头黑线,看着自己胸口的吻痕,无语的说道“没有人比咱们两个更劲爆了,好吗?!”

天童仰着头看着已经打算穿起衣服的菅原,无辜的问道:“所以,菅~你是不打算管我了吗?~”

并指了指胯间依然挺立突出的某个部位。

菅原无奈的停下了系扣子的手,破罐子破摔的被某个伸长了手的人再一次揽入怀中。

 

 

牛岛夫妇婚礼当天天气十分的晴朗,微风吹落樱花,神社前的神道上一半是柔软的粉一半是阳光的金,预示着新婚夫妇的日子灿烂又浪漫。

乌野一行人几乎都没有参加过这样传统的神前式婚礼的经验,显得很好奇。

‘只是乌野问题儿童们的新奇,会让大地觉得苦恼吧。’

菅原有些坏心的想。

 

新郎新娘身着传统礼服,缓缓走向神殿前殿。

日向:“喂,影山。”

影山:“干嘛。”

日向:“你结婚的时候,也办这种传统婚礼吧。”

影山突然结巴:“为、为什么?!”

日向开心脸:“就是觉得你穿羽织,应该挺帅气的。”

旁边的山口看着脸突然爆红的影山,觉得十分摸不到头脑。

 

神官为新人念祷文,接着交换戒指。亲友送上祝福。

仁花被感动的满眼泪花。

东峰被感动的满眼泪花。

仁花:“前辈是想到自己结婚时候了吗?”

东峰:“只是想到牛岛结婚之后可能会跟我一样在家带孩子……有些感动……”

仁花抹眼泪:“希望牛岛学长结婚之后不要再介绍他队里的朋友给我了,我工作好忙,而且宫学长真的很吓人……”

全程听完诉苦大会的木下表示跟不上现充的思路。

 

两位女巫交替像新人敬酒,身穿白无垢的清水手持红色浅酒杯浅尝一小口后,再递给牛岛喝,最后由新娘再喝下最后一口,“三三九度”交杯酒完成,交互连喝三杯,象征这段姻缘乃合天、地、人之好,九度交杯,白头偕老、长长久久。两人对视一眼,浓情蜜意几乎就要从目光中溢出。

田中宽面条泪。

西谷宽面条泪。

田中哽咽:“洁子学姐……真的是……真的是太美了……”

西谷流泪:“龙,我觉得现在这一刻死去也没什么遗憾了!”

田中:“小谷!”

西谷:“龙!”

大地无语的看着抱头痛哭的两人,拍了拍缘下的肩膀,关切的问道:“很辛苦吧平时。”

缘下:“…………”

 

神前式顾名思义就是在神的面前宣誓相守终生,并且得到神的祝福。

月岛的目光遥遥的望着远处的鸟居。

而远处的黑尾则望着他。

 

仪式结束,所有的宾客向酒店移动,参加新婚夫妇的披露宴。

树上鸟在筑巢,喳喳的叫着。

菅原看着身为伴郎却一直嬉笑的天童,也一下子就笑了。


---------------------------------------------------------------



我觉得后面这段写的不是很好有一些没说清楚 本来是有一段对话和肉可以解释 但又觉得会破坏婚礼的美好 所以没写

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的播放器 放上链接

贴一首歌上来 希望有妹子能get到吧

下一章有实在在的大块肉  请不要抛弃我【哭

评论(11)
热度(23)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