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天童觉X菅原孝支】盛宴之酒

  • 依然是邪教,邪教爱我,我爱邪教!

  • 有自行车,请敏感人士自行避让。

  • 一发伪更 主要是试试车轱辘的链接。

初尝


已经是九月,秋老虎实在是迅猛。火烧云染了一片,又热又燥。

菅原临近派出所巡逻亭的时候,终于热的受不了了把帽子摘下来擦了擦头上的汗。

屋子里的巡查长已经看见了他,向他招手,菅原小跑了几步算得上是冲进了巡逻亭。

"哎呀,真是辛苦你了菅原"敦上巡查长说着,递给菅原一瓶水。

菅原道谢,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警亭里有些年头的空调发出嗡嗡的声音不过制冷倒是尽责,燥热去了一大半。

他是今年6月到这个辖区报道的,这里治安不错,顶头上司敦上先生是个马上就要退休的老好人,基本上可以用和蔼来形容。对一个初出茅庐的警校新人来说,菅原的运气非常不错。

这一团和气的工作环境让当初最反对他报考刑侦专业的母亲大人十分满意。虽然早早知道并不是每个警校毕业生都有进入刑事搜查课成为侦查员的机会,但是还是被家人的态度弄的哭笑不得。

"菅原,该出发了哦"敦上巡查长已经站起身来并且带好了帽子。

"啊,你送完小秋之后就下班吧,我把记录送回派出所就可以了"敦上先生笑着说。

菅原只好鞠躬表示感谢。

等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发现刚刚放学的孩子们已经在等他了。

严格来说护送小学生过马路也算是巡查的工作的一部分,更何况是有热心的居民反映最近有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在街头巷尾闲晃。

警察没有禁止长相可疑地人闲晃的权利,为了让大家放心,巡警们都被分配了八九个小学生送至家门口。

"菅!菅!!你小时候有没有参加过什么社团啊?"抱着球名字叫做小秋的小男生大声的问。

"小秋,我说了很多次了。你要叫我巡警先生,或者菅原先生。"菅原有些苦恼于是不是跟这些孩子混的有些太熟了。

"好吧,那菅原先生小时候参加过社团吗?"小秋契而不舍的问。

"参加过啊,我高中的时候还有打入过全国大赛"菅原这样认真又骄傲的回答道。

"啊,我知道的巡警先生是乌野高中的二传手"另一个女生大声的说出了从家长那里听到的小道消息。

小秋马上问:"二传手是什么呀?"

刚才爆料的女孩子带着小小卖弄的不假思索的说"是排球啦,爸爸说还有自由人和主攻手啦这样。"

不管怎么说'二传手''自由人'这样高级的词汇足以让一众小朋友发出惊叹"噢!!!"

菅原正想要解释一下时,跑着最前面的孩子突然跑了回来,紧紧的攥住了菅原的手,而旁边原本叽叽喳喳的孩子们也紧张的围在他的身边。”

不知不觉又走到这里了啊,菅原想。

前方灯光暗淡的街道中央,有一个徘徊在灯柱下的身影。

男人身材高大且面目模糊,顶着一头半长的红头发穿着花衬衫和松垮的西装。

每一个特点都对应着气质可疑这几个字。

这男人毫无疑问就是让孩子们如惊弓之鸟的源头也是最近影响辖区治安的罪魁祸首……

菅原迅速的安抚起几个孩子,熟练的抱起有些脚软的女孩子,组织起孩子们手拉手并且嘱咐年龄大的看好年龄小的孩子。

一个大人和七八个孩子就这样十分有纪律一言不发的急匆匆穿过了仿佛有坏人掩护巨兽潜伏的小巷子。

走到足够远的距离时,哪怕这样的穿巷子活动已经持续了一周的时间,所有的孩子还是都抚着胸口松了一口气,仿佛是经历什么刺激的事情。

菅原觉得实在是很可爱,忍不住笑着回头向刚才的巷子里张望了一下,看见那个男人点燃了一支烟,烟头一闪一闪的确像邪恶的一只独眼。

"真是个会给其他人添麻烦的家伙啊"菅原心想。


目送着小秋和他妈妈一起进了屋子,菅原才转身离开正式下班。

几乎被每一位爱操心的妈妈叮嘱要注意安全了。

大家经常忘记我是警察哎。

菅原有些无力的叹息。

原路返回到那条貌似不像好人先生盘踞的小巷口,菅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害怕的。

结束一天工作的菅原脚步比之前要轻快了很多,蓝色制服的后背几乎被汗水全部打湿,实在是非常的不舒服,让人只想快点回去被空调统治的家。

空旷的巷子里,那个游手好闲的身影依然还在,只是刚才的还转来转去的身影大概是累了,斜靠在灯柱上依然悠哉的抽着烟。

啊,大热天还穿着西装。不得不说真是让人羡慕的体质啊。

擦身而过的时候,菅原偷偷的吐槽。

就在他以为今天也想前些天一样可以平和的下班时……

“啊呖呖,这是谁啊~”安静的只有脚步声的巷子里响起了可疑男子轻佻的声音。

男人掐灭了烟,轻笑着继续说:“原来是杀入全国大赛的乌野替补二传手呀”。

菅原转过身,看了那男人一眼,双手抱胸,轻轻的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新的找茬技能吗?奇迹boy,天童觉。”


“咣当——”一个空着的小钢盆被菅原踢飞了。

“啊,不好意思。天童,我好像把你家的猫碗踢飞了。”菅原说道。

“没关系,你进来吧,空调已经打开了。”天童脱掉了松松垮垮的西装,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一根皮筋把过长的头发也扎了起来。

天童的家跟普通单身汉的家没什么区别,有些凌乱,门口有几个外卖食物的袋子,角落里有一摞错过回收日的旧杂志,不少细节都能看出主人的疏于打扫。不过还是让目前跟父母以及高中生妹妹住在一起的菅原十分羡慕。

天童家的客厅很大,在正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刚才从冰箱里拿出的啤酒和小菜,天童正在开电视机找一个想看的节目,菅原看了看实在觉得没什么可帮忙的了就坐了下来。

大概这个时间是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天童自暴自弃的选择了一个访谈节目任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和嘉宾自顾自一句接一句。

天童和菅原打开自己面前的冰镇啤酒,各自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到胃里,都发出了一声喟叹——

“哎——”

两个对视一眼,忍不住一起大笑,再次碰杯。

“说起来,真没想到你还会记得我。”菅原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他跟天童的交集也只有高三的那一次春高预选赛的决赛了。

“喂喂,毕竟高中三年只有那一次没有进入全国嘛”天童不太在意的拆开一包零食解释道。

“真是奢侈的家伙啊,我高中三年也只有那一次能够去东京啊,虽然还是作为二线后补。”菅原‘嘿嘿’一笑,又喝了一口酒。

“哎~~~当初你可完全没有受到二线啦后补啦这样那样的影响啊,在我看来无论是那个天才还是那个满场乱飞的小不点都相当依赖你呢……”

菅原听到天童如此坦率毫不做作的夸奖,终于笑出来声音。

铝罐装的啤酒喝掉了几罐之后,秋老虎的余威也去了大半,天童拿起空调遥控器稍微调高了一点,反倒是坐在风口下面的菅原毫不在意,说道:“自从大学毕业从京都回来,好像变的相比于冷更怕热了。”

天童听到菅原说到京都不禁感叹道:“真想再去一次京都啊,艺伎和抹茶点心。”

菅原接着说“还有学校附近的烤鸡肉串,真好吃啊”

两个陷入美好的食物回忆的可悲男人,只好就着味道一般的小菜大口喝酒来发泄一些吃不到的怨念了。

“这样看的话,你们乌野回到家乡的人还真多啊”天童拿着啤酒罐放在嘴唇边,边想边说“前几天我还看见小不点和那个天才二传在一起跑步来着。”

菅原点点头说道:“日向毕业后回来经营自己排球教室,影山嘛倒是一直在东京的球队供职,大概是休息什么的吧。”

“真好,还在做与排球相关的事情”天童语气中有些羡慕的感叹道。

“你从那之后就不再打排球了吗?”菅原忍不住问。

天童被他的莫名的小心翼翼逗笑了说道:“怎么可能,排球可是我最擅长的运动了啊,最起码沙滩排球我打的很多的。”

“不过那种正式的比赛再也没打过了,大学社团也不是排球。挺出人预料的吧”他挑挑眉毛,有些得意的对菅原说着。

“为什么?”菅原也不再假客气,问的很直接。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吧,高中三年都很愉快的打着排球,我觉得一项运动能够带来的快乐我都享受到了,有趣的队友,或输或赢的每一种经历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大体上我觉得有关于排球的那一部分‘天童觉’已经非常完整了,就拿输给你们那次比赛来说,赢了当然很好,但确实输了之后我并没有太多的遗憾和悔恨。”

“不过那场比赛虽然输给你们了,但是最后看到你们三年级因为进入全国激动地抱头痛哭还是觉得感动啊”盘着腿不太舒服,天童把两条长腿撇了出去,用胳膊支住自己,十分放松和悠哉。

菅原听了他这段话,把嘴里的酒咽下去之后笑着说“干嘛?!事后挖苦的话也太记仇了吧。”

“不不,我觉得你们跟jump少年里的热血运动漫画一样,真心为你们感到开心的”天童认真的说道:“小不点的话应该就是‘越前龙马’‘青学支柱’那种角色了吧……”

菅原也被他认真的态度所感染,想了想说:“太夸张了吧,在我看来日向只是个普通的后辈啊。”

天童哈哈大笑,“那是你们乌野问题儿童太多啦!”

酒过三巡,原本有些生疏的两个人终于放下了些矜持和拘束,多了些同龄朋友的随意。

“怎么会想去当警察呢?名侦探柯南的粉丝吗?”天童终于把最想问的终于问了出来。

“喂喂,你有点过分哦”菅原没有礼貌的用筷子指了指天童“小时候都有过跟家人走散,被送到巡逻亭的经历吧。小时候觉得警察真是个让大家安心又非常帅气的工作啊。”

天童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我有听见那几个小鬼叫你的名字哦,菅——!菅——!”说完之后简直是迫不及待的去看帅气又让人安心的菅原警官的脸色。

菅原果然有些恼羞成怒道:“逮捕你啊!”

“我要不要改变个形象啊,真的很吓人吗?很久没回宫城已经这么淳朴了吗?”天童若有所思。

“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你每天都在那里干什么,为了你已经出动巡查了啊,坦诚一点吧”巡警先生发自内心的这样问道。

“啊,哈哈,抱歉抱歉”罪魁祸首敷衍的表达了歉意。

“我在那里等人,有一位超级厉害的拉面师傅住在那附近哦。”天童又拉开一罐啤酒继续说“我短大毕业之后,一直四处旅行打点短工什么的,交交新朋友也很开心。后来慢慢地倒是对日本拉面越来越有兴趣,毕竟那种热腾腾的食物让人很有归宿感。”

“我,天童觉!目前是无业游民,梦想是在夏威夷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拉面店。”

“喂!干嘛啦,突然热血沸腾的说起梦想,是在欺负我这个无聊的公务员嘛?!不要绕弯子,快点说你躲在巷子里扮演不良的原因啊”菅原撇撇嘴,没好气的说。

你是晨间剧里的坏警察吗?天童在心里吐槽。

“开店也是找师傅学两招的,但是那位昭和时代老师傅规矩还是有的,我在他家门口站个一周两周,他应该会被我的诚意打动吧。”

已经醉了的菅原听完毫无形象的哈哈哈哈爆笑。

“你穿成那样在人家门口吸烟,谁敢被你的诚意打动啊!哈哈哈哈哈哈”

“哎——?!!!!真的吗?!!!!”

“酿酿~酿~”

天童去厨房拿小菜的空档,回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菅原用手肘支着头,目光呆滞的学着猫叫,着实吓了一跳。

菅原看见他一脸惊恐,笑着指了指庭院里的猫。

“哦哦,是太郎呀。”天童倒是认识了那只猫,拿起那个被菅原踢过的小盆盛了一碗猫粮,开了客厅的拉门放在‘太郎’的面前。

菅原有些好奇,跟着一起去围观喂猫。

被叫做‘太郎’的是一只头顶有黑白花色猫咪,一副机灵的样子。

“这是你的娘口三三吗?”菅原学着天童的语气揶揄。

“不是啦,这家伙不是我养的,算是经常来蹭吃蹭喝的小弟吧,应该”天童蹲在猫的面前看着‘太郎’吃饭,一边解释着,突然回过头看着坐在庭院台阶上的菅原,认真的问道:“你这家伙怎么连娘口三三都知道?中二少年吗?难道是隐藏系的二次元宅男嘛?!”

“……”

夜晚的气温终于降了一点,但依然没有风。大概是几瓶啤酒下肚,让原本酒量就不算好的菅原,飘忽起来。他还穿着下了班也没换的警察制服,被汗水蹋湿的部分早已干了,棉质的短袖吸过水之后更加服帖,菅原觉得从未这样舒适过。

他并不是那种时时焦虑于梦想何时能够实现的人,在外人看来菅原应该是温和中庸的,相比于同期好友大地的坚韧和东峰的气场,菅原的确是最不起眼的那个,高中毕业的送别仪式上他才知道,原来一二年级的后辈们,会悄悄的叫他菅原妈妈……虽然哭笑不得,但总归还是为被后辈所信任这件事情而感到开心。

只是原本不该有的失落感会在那些顺遂和兴奋过后违和的涌上心头。他从未透露过那些心情,这不是什么必须背负的命运,正因为明白自己没有那么特别才会惆怅。

菅原借着酒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放松的堆坐在天童家庭院的缘侧上。

‘太郎’在天童的注视下吃了满满一碗的猫粮,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天童想了想,对着正惬意不得了的菅原说:“菅——,麻烦你给‘太郎’到一碗水,好吗?~”

“好。”菅原稍有些不利索的爬起身,给猫咪倒了一碗水。只是酒精到底让他走路有些摇晃,眼睛盯着倒满水的碗,实在没有用来看路的多余的小心。

“咚——”菅原撞到了天童放在客厅的一个箱子。

“啊,抱歉。”

“没关系啦。”天童走过来接过了菅原手上已经洒出一点水的小碗。

天童转身喂猫的空档,菅原对这个被他撞到的箱子倒是兴趣浓厚。

“好奇的话就打开看看吧,都是高中时代的旧东西啦。我爸妈要回乡下去继承家业,宫城的房子也要卖掉。”喂完‘太郎’的天童回到客厅里,在菅原的对面坐下。两个人围着一个不大的箱子,好像回到中学时代跟朋友拆游戏包裹的情境中一样。

“哎?不太好吧”刚才已经透过缝隙看到自己感兴趣东西的菅原虽然嘴上客气着说道,上手就打开了箱子,拿出了天童的县预选赛冠军的奖牌。

“我还以为你想要那本乌野夺冠的采访杂志呢”天童熟门熟路的翻到乌野众人被采访的那页。

“我的黑历史!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当时都紧张死了,完全前言不搭后语。”

“去东京的时候特地买的哦,虽然那个时候已经打算不打排球了,但那年的春高比赛我也都有看,真是打了几场不错的比赛呢。”那年的春天比之前都要放松的多,所以他印象倒是非常的深刻。

“这里,这里”天童兴致勃勃的指着旧杂志上的话说:“你们乌野的队长真是好有威严啊。”

“毕竟乌野的问题儿童多嘛,哈哈哈”菅原仿佛被一本旧杂志拉回了当时那个时刻,低着头说。

“菅——?”天童拉长了声音叫他,“你是醉了吗?为什么拿着别人的奖牌一脸珍惜的样子啊?相同的你不是也有一块吗?”

“我的那块送人了。”菅原轻轻的解释道。

“哦?!!”

倒是菅原被天童一脸想听故事的期待所逗笑了。

“没什么特别的啊,”他想了想,继续说道“送给了大学时喜欢的人。”

“那种情况下,实在没有办法表达心意,而那个人就要毕业了,想着可能不会再见面了,特别特别想送点什么给他。”菅原低头再次摩挲了一下奖牌,“就把那块奖牌送出去了。”

“你其实后悔了吧?”天童又拉开一瓶啤酒,很是轻巧的问出了一般人都会觉得尴尬的问题。

菅原很认真的想了想说:“的确后悔了。”

天童轻轻的吧两人中间的箱子挪走,坐的更近一点,伸手拿走了菅原手里的奖牌。

“?”菅原疑惑。

天童笑着说,“这块送给你。”

菅原虽然已经醉了但还保留着最后一丝的分寸,连忙说道:“不行,这个真的不行。”

“没有关系,我不是仪式感那么强的人。”天童随手抽了一张湿纸巾擦了擦颜色已经变深的奖牌,“再说,我的过去也不会因为送给别人一块奖牌而有所改变。”

他把奖牌的挂绳拎起来,郑重的说“为了表彰两校在比赛中的精彩表现以及预祝乌野高中在一个月后开赛的春季高中排球全国大赛中取得优异成绩,场内的全体人员请对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菅原笑着鼓了两下掌,探头过去,他能感觉到天童的手在他的头穿过绳带的瞬间轻轻松开,依旧柔软的丝带绳滑落在脖颈。

而那双在比赛时被他恨透的、能轻易拦住疾驰排球的、属于天童觉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比那双手更加轻柔的是一个吻印在左眼的泪痣上。

“我来喽~”那个拥有轻佻声线的男人小声的说道。

完全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第二个吻已经毫不犹豫的锁定了菅原的嘴唇,带着某些急于求成的引诱和事在必成的执着。

而被吻的人则因为惊讶的疏忽,轻易的被唇齿攻陷。

妖怪天童觉那条油滑的舌,的确带着魔力。菅原醉酒的口腔要比平时更加湿热,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滑腻的触感,辗转过嘴唇,仔细的检阅过每颗牙齿,故意的舔过敏感的上颚,最后狠狠滑过菅原已经湿润了的嘴角。

“嗯……”

被吻的人情不自禁发出小小的叹息声……

这个吻太过粘稠,以至于菅原的视线有些模糊,等不到再次清明的时刻,他能够感受的是天童近在咫尺的气息,男人的嘴唇停在菅原眼睑的位置。

“现在的话,还可以停下来哦。”

仿若恶魔低语的喃喃,带走了菅原最后的犹豫挣扎,他能做的只有迷茫的点点头,放任自己的双手轻轻的抓住身前男人的衣摆。


自行车轱辘





最后,如果看见这篇文的小仙女请踊跃评论。

我这么好大喜功的人 说不定就更新了呢~

毕竟,我可是有存稿的人啊



评论(5)
热度(20)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