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照岛游儿X泽村大地】小鬼 4 毫不温柔的雨

临到下班时雨突然大了起来,从车站到今晚聚会的居酒屋还有一段距离,照岛打着伞也被浇湿了外套。

当然周末的居酒屋不管什么天气都人满为患,照岛刚刚报上预定包间的号码,走廊那头的某个大嗓门就已经完全等不及了。

“照岛!”

转身便看见包厢门口上下摞起来的探着的两颗头,傻兮兮的笑的很是开心。

是西谷和田中。

啊,这两个家伙还是元气满满,真让人羡慕。照岛想。

被餐厅的服务人员引进包间,果不其然的看见了缘下应该也是早就到了正在确认菜单和酒水。打过招呼之后便招呼照岛点菜,相比学生时代愈加持重。

果然还是有个像缘下这样的好朋友才让人安心啊。

吵吵闹闹的落座,吵吵闹闹的喝醉。

好像所有的聚会都是这样的流程,所幸是跟大大的熟人在一起,连喝酒也变成一件惬意舒适的事情。

照岛跟乌野众人的缘分情理之中的并不止大地一人。

高三时照岛和田中在同一个补习学校共同奋斗结下了深刻复杂的友情,其中包括这两个闹腾的家伙兴趣相通的惺惺相惜和田中对照岛曾经搭讪过清水学姐的怨恨之情以及田中和照岛对于已经得到大学邀请早早开始逍遥自在的西谷共同的憎恨之情。

年少时的友情总是既复杂又透明,让人无比怀念。

不管怎么说照岛田中和西谷在一个鸟语花香的九月共同进入宫城的某大学度过了非常快乐的四年留下非常愉快的回忆。

大学毕业之后,照岛几经波折稳定下来时,田中和西谷的事业也上了轨迹。

田中留在家乡宫城成为了一名杂志编辑,每天积极勤勉的恐吓着诸位作家。西谷则是在东京某高中如愿得到一份体育老师的工作,目前热血担任排球部指导中。

至于缘下更是意外收获。在照顾某二人组三年之后,无比向往宁静天空的缘下毅然决然的报考了东京的大学,在自由了四年之后他的宁静终于被工作第一天在学校的重逢的西谷灿烂的笑容打破。

听西谷说,阿力那天的表情他一生难忘。

虽然有些同情缘下,但照岛还是十分开心缘下阔别四年之后,重新担下闹腾组保姆一职。

兜兜转转,大家的生活有着那样的温暖熟悉的交集总是让人欣慰。

今天的聚会跟往常一样,田中来东京出差,缘下负责定下经常来的居酒屋,西谷像平时一样听他抱怨又吓哭了几个作家,清水学姐结婚是在太早,他姐姐家的孩子太像他姐夫。

而照岛则是在这聚会中获取小小的温暖。

三年前,也就是还在前公司打拼时,在疲惫中接到缘下聚会电话时照岛毫不夸张的差点哭了出来。

不管是病情严重时的照岛还是现在的照岛,都不是喜欢把痛苦挂在嘴边的人。即使被痛苦所折磨。

照岛从什么时候起非常喜欢跟乌野的家伙们混在一起的呢?

他们像毕业旅行时在冲绳遇见的海浪,呼的一下拍过来,没有一丝犹豫。

让所有焦灼的情绪都变得不值一文。

照岛觉得好笑,不由自主的跟缘下碰杯。

田中和西谷正凑在一起不是在说什么,气氛难得的清爽起来。

大概是照岛进门时淋了雨的缘故显得有些狼狈,触及了缘下远去的某些回忆。

“当大地桑的后辈会不会很辛苦?”缘下笑着问照岛。

“压力很大啊……”

照岛也笑了,低头抿了一口酒,有些明白缘下的调侃意味。

如果说乌野的众人是惊涛大浪,那么大地一人就是丁达尔现象的一束光。

轻易的洗去尘埃漫天。

大概是太过难得,珠玉在前,让身后的人着实有些为难。

缘下给照岛倒了一杯果汁,说道:“说到底,我们都被大地桑照顾着啊。”

他的用词,让照岛一愣。

没错,不管是乌野的众人对大地的感激和照岛本人对于大地的依赖,都来源于大地温柔或强硬的照顾。

高中时代的泽村大地托起强敌,是一片梦想无畏的沃土。社会人的泽村大地,一手拉扯着几个新人,追逐希望,白手起家。

后辈们大都可以在得到甜头之后,思量起他来时说一句感谢,然后继续向前带着美好的祝福和回忆。

照岛明白,他跟他们,那些泽村大地曾经挥别过的人们不同。

 

因为明天还要工作的原因,聚会结束的很潦草。 缘下大概是以为照岛板着脸是醉了,主动去跑腿结账,西谷的女朋友打来电话不知道躲去哪里说肉麻的话。

包间只剩下田中和照岛。

田中抬眼看了一眼仿佛大梦初醒的照岛,顺手胡乱拉开了领带说道:“你最近怎么样?嗯……还失眠吗?”

照岛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田中是为数不多知道照岛生病实情的人之一。田中当时极力赞成照岛来东京发展,他从宫城坐新干线离开的那天,田中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来送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唯有T恤上面四个大字记得清楚——破而后立。

田中见照岛一副不想正面回答问题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酒喝得多从榻榻米上站起身来难免脚软,他恍恍惚惚的想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见的一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

田中兀自笑起来。扶了一下额头,像平时一样大声叫照岛来背自己。

照岛也站起来,笑着虚踹一脚过去。

 

照岛回住处时,雨还在下。

开门的时候正看见道宫结站在玄关正准备离开,大地站在她身后一副很困的样子。

她冲照岛微笑一下,照岛点点了头作为回应。

道宫再次跟大地拜拜手,开门离开。

门‘砰’的一声关上,照岛转过头来愣愣的看了一眼大地。

大地面带询问的也看着照岛,在没得不到什么回应之后,他耸耸肩,笑了一下。

转身走回了客厅。

照岛却没有动,还盯着大地的背影。

大概是觉得冷了,大地在家里穿着秋天的家居服,头发有些长了遮住了脖颈,从后面望过去这个人柔软温暖了很多。

即使周遭已经泥泞潮湿,而这个男人永远干燥温暖。

照岛想通了很久以来的困惑。一瞬间浑身冰冷。

 

曾经他以为道宫跟大地的关系是有些暧昧的,道宫喜欢着大地,甚至在照岛的设想中有朝一日大地会和她结婚,过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幸福生活。

如果道宫愿意的话……

而事实是那个女人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从那种照岛觉得很可爱的直白情感中跳了出来,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了泽村大地的爱情生活,止步为很要好的朋友。

此时此刻照岛终于明白了道宫的放弃。

爱慕着泽村大地是一件太过艰难的事情。

他可以是你可靠的前辈。

他可以是你忠诚的朋友。

他可以是你一往无前的榜样。

他却不能是你的爱人。

泽村大地一个永远妥帖温暖的人,一个永远站在岸上的人。

爱上大地的人就像爱上太阳,你追逐着太阳穿过沙漠、草地,雨林,你渴望着光芒,太阳也不吝予你温暖……

可是太阳不会爱上你。

黑暗来临,暴雨到来,你身处绝望的暗流之中。

 

道宫结爱上了泽村大地,求而不得幡然醒悟,奋力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照岛游儿爱上了泽村大地,他站暗流中央,回一回头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

这章写的累死爸爸了……

故事里大地这种叫做“不适合谈恋爱人种”……好孩子不要学!

这个神经病的OOC的私设重如山的文还有一章!就一章!!就写完了!!

爱我!快!不遗余力的来,爱,我!!!


 

 

 

 


评论(2)
热度(8)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