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二口坚治X田中冴子】心芽 1

不怎么新的BG脑洞

抛上来证明一哈我有的是坑。

-------------------------------------------------

二口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气温倒是还没有退下去,只觉得口渴。

从旁边抓来丢成一团的衣服胡乱的穿上,他终于算是彻底醒来。直起身来,看见身边的女人裸着身体搂着被团成一团的被单睡的乱七八糟,明明是气温升高一点点就要到处直嚷嚷热死了的人,大约是累了,居然打着香甜毫不温柔的鼾声,连妆也没卸,染成黄色的刘海儿凌乱的黏在脸上,狼狈不已。

他皱一皱眉头,难得“体贴的”把女人怀里的被单抽了出来,展开来仔仔细细的把她裹了起来,看着那家伙被热的呜呜嘤咛,二口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等到田中冴子终于从沉沉浮浮的热浪中清醒过来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沉。她睁开眼就看见和室的窗户拉门被拉到最大,二口坚志盘腿坐在缘侧上旁边放着一瓶已经开封的矿泉水,夕阳染上了他的剪影,冴子揉揉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

随手把已经皱了的的被单卷一卷围在身上 ,拖拖拉拉的坐到了二口的身边,随手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的把二口剩下的水豪爽的喝掉。以至于喝的太快,难免有谁洒出来顺着冴子的脖子流到锁骨处,她也不在意的揪起身上床单擦了擦,把喝光了的矿泉水瓶放在一边,她大声的感叹道:“呀!!真好喝啊!”

田中冴子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嘴角翘的弯弯的,眼睛也笑的弯弯的,既爽朗又快乐,能让取悦了她的人也感到满足。

不过此时的二口倒是对她这种粗枝大叶有几分不以为然。

“喂,你多少也注意下吧”二口看着她身上凌乱的被单和依旧裸露在外的大片臂膀撇着嘴说道。

冴子耸耸肩说:“屋子里太热了嘛”紧接着她换了一个更加舒适一点的姿势“这么偏僻的地方哎,再说院子的篱笆这么高谁会跳起来往里偷窥啊”

二口本来想反驳她说正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才让人想往里看啊,又想到这女人可能还有一百句借口道理等着他也就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反正这女人也懒散惯了……

冴子大概是对二口没有进行说教而感到满意,两个人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两句话,夏季的太阳迟迟不愿离去,白天长的像是一场冗长的话剧,好在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凉风,冴子终于再没有了借口,换了衣服去准备晚饭。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冴子不叫的话二口是怎样也不会主动帮忙的,像是盘腿坐累了,他学着刚才冴子的姿势斜靠在窗子的拉门上,手里像闲不住似的把玩起她随手乱放的空瓶子。

二口虽然不说但其实很喜欢这个这种带宽阔院子的日式老房子,这里是田中家的老宅,因为是老宅所以又大又偏僻,也因为是老宅所以只能尴尬的闲置着,直到后来田中冴子上大学之后需要一个大一点的地方来放些杂七杂八顺理成章的得到了这件房子的使用权。

二口其实很怀疑冴子所说的杂七杂八是不是也包括他本人,但看在这房子的面子上可以不做计较,他偶尔觉得自己跟田中冴子这个女人糊里糊涂纠缠如此,也有几分薄面是属于是这栋建筑的。

院子里的高低参差的蒿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更像是某种隐蔽的小动物放肆的奔跑,让二口想起小学时代看过的一部电影,主人公意外被缩小,在自家的院子里迷路,遇见了微小王国的公主遇见很多很多的伙伴,与昆虫赛跑,与田鼠对抗,有趣生动至极。大概从那时起二口便对隐藏在表面之下的茂盛有了更加敏感的想象。

感兴趣的事物也好人也好,都想去体验去了解。貌似风平浪静之下是否有些暗暗鼓动的汹涌。年幼的二口还不知道,这种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叫做“恶劣”。

大概是想到,毕竟这种与童年幻想变成现实的便利来自于田中冴子,二口终于起身准备去帮忙。

 

与外表不符,冴子其实很擅长料理食物。凭借着高中时就在自家经营的食堂帮忙时练就的利落手脚,经常自夸为摇滚版本的大和抚子。

二口来到厨房时,冴子已经把碗筷都摆好了。厨房的电风扇呜呜的摇着头看起来并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冴子的脸还是红扑扑,看见二口进厨房来连忙指使他:“快!把电风扇定住,让它对着我吹!好热!”

“夏天来之前,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要安一台空调的?还有,这么热的天气正常人都不会吃炸鸡块的吧”二口把电风扇固定住,调低了风速,稍稍拿远了一点。

倒是冴子稍稍凉爽了一点,并没有和往常一样揪着二口的吐槽不放。只是对炸鸡块做出辩解:“少啰嗦!高中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运动部的男孩子就应该吃炸鸡块。”

二口皱了皱眉头,冴子家有个跟他同龄的弟弟,即便他和冴子两个人的关系密切到如此深入的地步,她也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些大姐姐照顾弟弟的气质,奈何二口的确如同字面意思一样无可奈何。

晚饭时光总是很快,冴子洗碗时,二口就坐在餐桌前,两个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天,二口担任伊达工业男子排球队主将之后不得不说本就不多的约会时间和次数变得更少了,倒是话题多了起来。二口知道了乌野排球部的家伙去了东京集训,而冴子也得到了伊达工的新二传让二口焦头烂额的情报。

因为觉得往日里以狡黠著称的二口被新人折磨十分好笑,冴子站在玄关送二口离开时,依旧面带着难以掩饰的笑意。

二口穿好鞋把书包背起来,看着站在地板上比他高一阶梯,却与其平视还差一点的冴子。无奈的问:“我穿着校服,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天已经黑了,没人会注意你的。放心。”她想了想接着说:“这附近的邻居都是老爷爷老奶奶,就算看见了,也只会把你当作是龙。”

‘龙啊龙的谁要像你弟弟。’

二口心里想着并没有变现出来,只是笑着说:“你这家伙去东京也好,去月球也好,只是不要再喝那么多酒了。”

冴子大概已经太过了解二口的说教,一副完全没有听进去的点着头。

哎……

二口心下叹气,用手固定住冴子非常敷衍的点头,沉沉的吻了上去。

 

“你这个喝酒误事,忘记了跟本少爷约会的女人啊。”

评论(1)
热度(7)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