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照岛游儿X泽村大地】 小鬼 3 倒映月色中

 直到黄昏时,好些天没见到的太阳终于出现了一下。整个梅雨季节大地和照岛都在忙着新的广告份额,时间一长难免心情烦躁。等待许久的阳光多少缓解了连续加班的疲惫。

仁花和黄金川在车间工厂监督样品,五色已经出差一周。此时办公室里只剩大地和照岛两个人,大地把领带扯松,站起身来伸个懒腰,展了展臂。

阳光把天边没有散去的大片乌云镶了金色的轮廓,高速运转的城市也因为这骤然停歇的雨而安静静止下来,像是这个迷幻的世界的最后颠覆。

但无论怎么说透过大扇的落地窗还是得到了非常好的景色以宽慰大地疲劳的身心。

在拥挤的东京能拥有这样一间如此让人满意的办公室,不得不说大地是很自豪的。他还记得,当有能力来租一间自己办公室时,照岛特别兴奋说,他小时候看电视剧里面的男主人公是个成功人士,每天的工作就是带着名贵的手表在落地窗前看风景喝咖啡和与他的秘书小姐谈情说爱,真是不管什么时候想都觉得羡慕。

所以当确定这件办公室的时候,其实照岛要比挖到第一桶金的大地还要高兴。

有了办公室之后更忙了,谈情说爱?别想了,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

偶尔照岛也会向他抱怨,工作强度大要求加薪云云。只是大地的愧疚心情刚刚出现一下下,照岛一定会在一个无关工作可是谁也想不到又让人很生气的事情上给大地添麻烦,让加薪是由不了了之。

大地心想,大概是他和照岛之间缠绕着命运的黑线吧。


等到照岛终于搞定了合同从复印室出来的时候,大地已经拿着一罐灌装咖啡和两人的外套在门口等他了。

“难得不下雨了,我们背着后辈去喝一杯吧。”大地笑着说道。

照岛当然不会拒绝来自老板的翘班邀请。

令大地感到意外的是,照岛这种看起来就会狮子大开口之流的人居然开口点名要吃,旋转寿司。

而且还带着他左转右转找打一家不起眼的小店。

本来还以为照岛有着五郎般犀利的眼光,但当大地尝过之后也只觉得一般。

照岛的胃口好的不得了,金银白三色盘子纷飞,吃的不亦乐乎。

“你很饿吗?”大地忍不住问道。

“也没有,就是想吃”照岛摇摇头,解释道“太久没吃这种寿司了”。

公司成立之后,负责外务的照岛少不了要在各式各样的餐厅酒吧招待客户,豪华餐点什么的也只是在最初的几次让人惊喜,更多的是对根植于生活深处的对朴实的想念。

大地倒是很理解照岛,也专心的寻找自己想吃的盘子。

性格使然,大地连翻阅菜单也是一副认真又投入的神情。照岛知道其实大地跟大多数人不同,并不怎么喜欢生鲜冰凉的食物,更偏爱传统的热气腾腾能吃饱的食物,真是朴实无华的爱好。

今天这样的餐馆多少会让对海鲜没什么兴趣的大地犯难吧。照岛恶趣味的想。

照岛叼着筷子既漫不经心又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坐在小卡座里有些违和的大地,多年运动部出身毫不意外灵活的粗糙手指,即使只是半卷着袖子也能看到的因为排球的缘故而肌肉线条明显的前臂,稍显厚实的臂膀,还有虽然常年因公奔波却藏在第二颗纽扣下的胸膛,以及轻皱的眉头和抿成一条线的嘴唇。

照岛突然口渴,喝了一整杯水。

“要喝一点酒吗?”大地拿着酒水单,抬眼看了一眼照岛问道。



在这种有点喧闹的便餐餐厅喝酒多少有些引人注目,不过即将下班时间,大地和照岛这种穿着西装的只被当做是中途翘班的上班族,连送酒的服务员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虽然只是街头的小餐厅,日本烧酒倒是难得的纯正好喝。

连日来的疲惫让人难有享受的心情,倒是久违的酒精让人放松。良好的家庭教育让大地没有什么沉迷的爱好,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东京在应酬之间才骤然发现‘喝酒’是一件很擅长的事情。

肉体和精神分开,徘徊在清醒与沉沦之间,浮浮沉沉正如人生。

既难以把握,又像是最好的导演借酒演绎真实。

大地把喝酒这件事写成俳句,坐他对面的照岛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风雅和酒量了。

照岛酒量其实极其一般,说实话可能连小仁花都喝不过。但又长了一张让大家都以为很会喝酒的脸。

在大地还是仅仅是小酌阶段的时候照岛就已经提前进入了微醺。

与别人醉酒之后不同照岛脸也不红眼也不红,白皙的脸上只有鼻子被酒精染上彤色,让人更加啼笑皆非的是平时灵活爱笑的眼睛也由于酒之神力愈发正经起来,面上严肃,判若两人。不过嘴上倒还是东拉西扯,亲切的不得了。

平时就已经是个多话的人喝酒之后虽然话更多了,但不得不说对于照岛来说已经是酒品意外出奇的好了。

大地觉得照岛的‘醉酒表演’,真是看几次都不够啊。

“大——地——桑——,真是的你不要老是看着我笑啊——”照岛不满大地的笑而不语。

与照岛因为病情需要控制情绪有关,大地与他一起工作三年其实极少有机会看到照岛这种滑稽可笑的孩子气。所以哪怕照岛用这种半是撒娇半是耍赖的语调来吸引大地的注意,大地也还是面带笑意的慢吞吞的喝着酒吃着饭,好像照岛的失态是他最好的下酒菜。

“啊,我真是个坏心的上司啊”大地心想。不过身为老实人的大地当然也会想象,如果情况调换,照岛绝对会用手机拍下来,有事儿事儿都拿出来观赏一下。

照岛这个家伙从高中时代到现在依然是这种乱七八糟又五颜六色的性格吗?好像不是的。仔细想想三年前初次见面时照岛的忧郁其实也并不寻常,与其说是工作生活上的迷茫与不顺的双重压力,倒不如说更像是对于生活走一步算一步状态的厌倦和盲从。现在想起来最初在东京打拼的照岛简直死气沉沉。工作虽然勤勉但太过小心翼翼。人际关系大概也是在工作上了轨道之后才逐渐重新建立起来的,大地不是自大的人,在他看来只可能是工作改变了照岛。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活蹦乱跳的照岛……大地在已经有些吵闹的餐馆里想,说起来大地在一开始并没有太多的关注照岛,在当时的公司身为组长的大地手下并不止照岛一个组员,大公司精英多效率高,每个人负责的部分也各有分工。更何况他和照岛虽是同乡,但在高中联赛是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大地自认为并不擅长管理照岛,多少有些放任自流。也并不算是冷漠吧,太过热血的职场只在电视剧里偶然演绎。

好在生活继续,照岛的状态和职场终于上了正轨,大地只是在其中做了他应该做的。在原公司的两年的时间让大地和照岛的关系安稳的停留在上司与下属之上。

‘毕竟对我来说并没有背负其他人人生的责任。’成年之后的大地偶尔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东京的崭新的泽村大地更加自我也更加坚定。

所以哪怕日常中照岛偶尔透露出的感激和诸多知情人把大地看做是照岛游儿的伯乐的想法,其实都让大地感到迷惑。在他看来,从泽村大地认识照岛游儿到泽村大地信任照岛游儿再到最后泽村大地纵容照岛游儿,每一步每一层关系都不是单方面的。换句话说,他与照岛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神奇的命运,只是平凡人之间最踏实的牵绊。

这顿饭吃了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照岛手里拿着两个旋转寿司特有的抽奖奖品‘名侦探柯南’手办傻站在门口等大地去付账时酒也已经醒了一半。

夜晚总是热闹的东京的月并不寂寞,不同与白天的步履匆匆,褪去那些堂而皇之的目标理想,更加真实。

一群社团活动刚结束的高中生们,吵吵闹闹的从照岛面前走过去,路灯光影斑驳。那种哪怕酒醒了,可熟悉的头重脚轻却突然袭来,让他狠狠的闭了闭眼睛。

“干嘛?突然想到了自己逝去的青春?”大地结完账就看见照岛站在门外一手拎着西服,一手攥着两个手办,傻兮兮的盯着那一群高中生。

“大地桑,他们那是棒球部好不好……”照岛撇嘴,倒是没有长篇大论的否认青春的逝去。

大地习惯了照岛的小聪明,笑意涌上眼眸,在今年雨季最后一天的月色里,向往常一样对照岛说:“我们回家吧。” 

---------------------------------------------------------------------------

这章写了很多有的没的,改了几遍也不是特别的满意。

大地上班的时间创业的时间和跟照岛在东京工作的时间,出现了bug……

等最后一起改吧……【生无可恋脸


评论
热度(4)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