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照岛游儿X泽村大地】 小鬼 2隐藏在阳光下

从高中起,照岛游儿给人的印象几乎都是爱玩,花哨,笨蛋似的好人缘。一直到现在,能看得出来很多客户与照岛相处反而要比被大地这个正牌老板招待还更加舒适一点。


看着手机里只见过几面的客户以熟悉活络的口吻极力来邀请他参加另一个供货商组织的酒会,照岛有些哭笑不得。


只能拒绝了,如果去了那该多尴尬啊。况且照岛现在人在下关的车站。


车站里没什么人,下一班回东京的车还要一个小时,手边是一个吃剩一半的车站便当。坐在人来人往的月台旁边,显得有些傻。照岛掏出电话给大地打了个电话:“喂喂喂,大地桑嘛————”


“照岛前辈,大地桑和五色一起出去了!您有什么吩咐?需要支援吗?”这冒冒失失的语气……哦,是黄金川啊……照岛多少有些失望和无语的想,连电话都没带不会有什么难办的是吧?转念一想大地和五色一起出动,那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稍稍有些担心啊,毕竟小公司经不起一点风浪。照岛松了松领带把自己歪在长椅上,更像流氓了。他倒是完全没有表现出一点担心:毕竟,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小公司。照岛想。


那是大地的小公司。


骄傲的照岛,非常奇怪其实……


一年前大地带领照岛从原来的公司辞职了,前公司是个人人欣羡的著名大企业,西洋作风,高薪水,假期多,哪怕在相亲市场上都是很有利的价码。只是这对于理想是有一家自己的公司的人来说并不够,有人渴望用时间精力来进行创造,得以让精神得到满足,并且永不停歇。


这样的人当然只会是泽村大地。


而照岛跟随大地同进同退,即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


照岛游儿,是个甘于满足的人。他自己也必须承认,很多时候80%的完成度,他就觉得‘可以开始得意忘形了’。


但是,只要跟随过大地桑的脚步,你就会知道:他为你遮风挡雨,狂风闪电或者清风拂面似的对你关怀备至,有一天他微笑着对你说:“我要去更艰苦更不好走的路了,你要保重啊”时,你能做的只有望着他坚决的背影,哪怕被绝情的甩在后面,也要拔腿追上,只求与他并肩作战。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更何况照岛坚定的认为,跟着大地桑一定会飞黄腾达的。


虽然有‘肯定会更加辛苦的’这样的预计,可是从无到有的白手起家还是让他们吃尽苦头。


大地的公司是一家主做体育用品品牌推广的营销公司,创业之初就只有他和照岛两个人胼手胝足,好在半年之后公司有了还算客观的收入也加入了新人,终于有一种拨开明月见青天的感觉。


创业的第三年,公司虽然规模还是不大,只有五个人,小仁花负责文案,黄金川负责内务,五色和照岛负责商谈,大地身兼调度和会计。绝对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东京,这样规模的公司多的就像太平洋上的小船一样,因为舵手太过让人放心,才与众不同。


照岛从未跟大地或者其他人聊起过,他之前在宫城时的经历或者说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曾经的心理问题。


是的,照岛的心理问题。


五年的时间,工作的辛苦和初见成功喜悦都没有让照岛忘记心中的不安。
一丝,一毫,也没有。


大地偶尔提起他们刚刚在一起工作时他的面色郁郁,那时连照岛本人都会突然的想起已经过了那么久吗?


抑郁其实很奇怪,你以为它离开了,可他就像曾经的坏朋友,在你稍有松懈的时候再次归来,并且让你觉得它永远都不会离开。


在宫城的最后一段时间,照岛并不愿意回想,不断分手不断复合的女朋友,即将倒闭的公司与永远消失的老板,狭小的屋子,夏天的雨,冬天的雪,全都是不满、不满、不满的生活。


当这种情绪严重到照岛粗神经的老妈也意识到她的儿子需要看医生时,照岛已经濒临崩溃。


医生建议他结束不愉快,哪怕重新开始。


从痛苦中剥离当然如同字面一样困难,照岛只身离开家乡真正意义上的从零开始。


之于乌野的一干人等,在进入全国时青春拉开帷幕,那么对于照岛游儿,后青春期的高潮是战胜莫名的命运玩笑。


当泽村大地以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在照岛的生活中,这场他以为只能一人面对的战役终于有了战友,即使大地并不知道照岛的棘手情况。


照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泽村大地’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哪怕这个人与我从不相同但我必须超越的目标。


突然有一天一觉睡醒,照岛终于明白了:大地桑或许就是那剩下的20%。




春天最后一点的春风吹到照岛的脸上,清醒了许多。他想抽一支烟,又想起是在车站里,索性就放弃了。


把便当盒随手丢掉,还有点时间,车要进站了。


照岛想给大地再打一个电话。


----------------------------------------

直至第二章 这个故事已经在OOC的道路上奔驰的不见影踪了……

目前后文难产中……

评论(2)
热度(8)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