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牛岛若利X清水洁子】牵牛花(完)

十月收获  


结束了东京的最后一次赛前合宿,宫城的天气愈发的冷了起来。


  因为赛制安排的缘故,乌野的赛前自主练习并没有那么严格,只是大家留下来练习的时间还是越来越晚。


  虽然清水强调她家离学校真的很近,但是细心如菅原和泽村还是轮流在社团活动结束但是送她到她家社区的入口。


  “我啊,从前的时候一直觉得清水是那种想要做就一定会做好的类型,有段时间压力还是蛮大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泽村突然跟清水这样说道。


  得到清水疑惑的眼神的泽村随即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头说:“毕竟,清水总是得心应手的样子啊,实在不好意思。”说完他像是想到HI比赛前夕清水的加油,更加不好意思和感激“这么长时间被清水你照顾真是太感谢了。”说完泽村微微鞠躬。


  清水其实完全不擅长处理着这种感激,相处了三年时间她明白泽村看似一板一眼却实在是个性情中人,这一番话足以看出完全出自内心。


  正是这样才让清水觉得十分突然,毕竟她只是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时常因为没有在乌野被称为堕落的豪强的低谷时做出太大的贡献而自责的自己居然被这样真诚的感谢,清水还是有些始料不及。


  站在分岔路口跟自嘲为‘今天的我可能被消极小胡子’附体的泽村挥手告别,清水看着泽村大步远去的身影,心中坚定,就像她刚才跟泽村说的那样,三年来虽然留下了美好的经历,但她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乌野能够飞去更高的天空,而现在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


  她拐进自家社区的小路里,不意外的找到了那个应该可能是在等她一起回家的高个子主攻手。


  自从天童觉事件之后,只要是这样的社团结束时间,总能遇见目光严肃一言不发的牛岛。


  已经不是初秋,牛岛却还穿着练习用的运动短袖,外套随意的塞在包里,胸膛微微起伏,看得出来应该是在白鸟泽回来的路上把今晚跑步的份额一起搞定了……他看到清水从路的另一边走过来,非常自觉的加入并肩而行。


  清水认为的“牛岛应该可能是在等她”也不是毫无根据,毕竟天童事件那天也是两个人一起去梦盂兰节的日子,老实说对于清水来说那是非常愉快的一次约会,她其实明白不管是她还是牛岛也好,不管是平素的交集还是日常中的各种细节,对于他们两个的性格来说对待对方都有些与众不同,从梦盂兰那天起他们两个就从邻居迈进到了一个更加暧昧却不清晰的关系中,当然对于高中生来说这种关系是美好清新的,只是总归没有人会喜欢一直置身于迷雾之中。至于由她去挑破……那真是一件非常不好意思的事情了。


  清水以为今天的牛岛也不打算说点什么,像每一天一样把心里的疑惑紧张和一旦他开口她要怎么办的淡淡纠结按下心头,正要按照惯例告别时,牛岛好像有了交谈的想法。


  牛岛停下了脚步,面向清水,非常有他风格的直直的盯着她说道:“清水,你是因为什么才去当排球队的经理?”


  清水愣了一下,牛岛不像是会好奇这种前因后果的人,而她进入乌野排球部也的确是个巧合,国中三年级的时候,她被当时的学长黑川广树告白,虽然当然是拒绝了学长的心意,但进入乌野之后此时个性更加内向的清水还是受到了当时是排球部主将的黑川学长的照顾,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清水进入乌野排球部成为经理也算是投桃报李。


  这大概也是泽村所认为她一直在照顾他们的主要理由吧。


  听清水平静的把理由一言一语的讲清楚的牛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加烦躁起来,他说道:“今天我被告白了,那个女同学说我是她进入白鸟泽的唯一理由。”


  如果不是清水已经了解了牛岛说话的风格,大概会以为这一种露骨的炫耀或者有什么言外之意。


  不过既然已经可以是熟人,清水知道牛岛应该只是在叙事,她却因为他并没有说是否拒绝告白女生的心意而提了一口气。


  不出她的预料,牛岛只是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我拒绝了,排球部里的后辈们偶尔会说是看着牛岛学长的背影才来白鸟泽云云,大概是我不近人情吧,只觉得这样的话让我压力很大啊。


  牛岛停下来,低头看着有些不明其意的清水,秋天的风呼的过来,老套的吹乱了清水的头发,他今天第一次弯了弯嘴角,抬手把她的头发轻轻的拂到耳后。清水只觉得牛岛粗糙的手指从她的脸颊再到耳后轻轻的划过,手指上的温度在她的脸上,耳上,心上,撩起燎原大火,温柔的大火。


  牛岛看到清水愣愣的样子,心里更加柔软,终于展臂把她纳入怀中,在她耳边轻轻的倾吐心意:“从梦盂兰那天起我就非常确定我喜欢清水你,可是被告白的时候,虽然对那个女生不礼貌我却在想,清水为什么会进入乌野呢,为什么会成为乌野的排球部经理呢?她也喜欢过某个人吗?现在的她还喜欢那个人吗?这样想,我突然就焦躁起来,焦躁着上了下午的课,焦躁着完成了社团活动,一路跑了回来,焦躁着等你,想问你,现在的你可以喜欢我吗?”


  牛岛一番话说完,怀里的清水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书包的背带,他有些着急的去看她的表情,可是先入眼的就是清水通红的耳朵。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所有的焦急和可能是今天才想到的不确定统统吐出。他再次把清水揽到胸前,觉得把踏实放在了心上。


  清水再一次回到牛岛的怀中,自然了很多,只是面上还是火热。牛岛太高,她只能仰起头靠近他的肩膀。


  察觉到的牛岛把她环的更近了一些。


  当牛岛和清水站在自家门口互道晚安,终于要结束对他们两个都算是有些漫长的一天时,牛岛突然问清水:“清水,你打算去哪所大学?


  清水大概是知道了他的想法,又想到牛岛超自信的态度,一时忍不住说:“我要上东大的。”说完却把自己逗笑了。


  反而是牛岛极为淡定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停顿了一下说:“嗯,东大的话,我们两个都要努力。”


  清水对这个完全不太会开玩笑的人哑然。无语的转身进了家门,正式结束她跟牛岛若利交往的第一天。



  几年之后居酒屋


  菅原和泽村在高中毕业之后除了固定的乌野聚会之外,也会在闲暇之时搞一个只有主将和副主将以及王牌的单独小聚,脱去大家长的光环,说说大家的八卦。


  此时小团体的聚会也进入尾声,东峰已经微醉离去,泽村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把酒瓶递给菅原,装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说:“没有想到连清水和牛岛也要结婚了,还以为怎么样也要再等一段时间呢……


  菅原看大地一副装出来的拿腔作调,一阵哈哈大笑说道:“我倒是非常服气,我们的经理也只有牛若才配得上吧。


  泽村直接拆穿菅原:“你当然可以这样说啦,毕竟是在赛场上被清水说绝不可能的人啊你……


  菅原也好像想到了那件事情,一脸回忆的说:“被清水抓住双手当然算作美丽的回忆啦,如果没有赛后被牛若狠瞪就更好了。”


  泽村终于被他逗笑,顺便想象了一下那个眼神。


  两个人再次碰杯,嘻嘻哈哈为老同学老对手敬以诚挚的祝福。

----------------------------------------------------------------------------

  这文首发晋江,后来因为排球第二季的牛总大显神通而坟前蹦迪……

因为写的早所以后来漫画写到牛总家里情况的时候 完完全全的打脸了!我的心好痛!+尔康.JPG

最近有把家搬来lof的打算,所以如果闻到了相同的味道,我们就一起睡一觉吧【并不

( ̄ε(# ̄)☆╰╮( ̄▽ ̄///)


评论(4)
热度(8)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