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牛岛若利X清水洁子】牵牛花3

夏末烟火
  总的来说,清水是个对长相美丑没什么概念的人。大概是国中一年级被某个完全不认识的学长非常正式的表白之后才有些清楚的了解到,在一定的范围内,清水洁子这个名字被贴了美貌这样一个标签。


  这完全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毕竟没有人喜欢被归类到某个主观的篮子里面。


  而且带来更多的负影响,比如被不认识的人没有眼色的死缠烂打……


  比如现在……她在自己家前的小路上一个拐角路口被一个面目可疑的完全没说过话的男生搭讪了……还是当下最为时髦壁咚堵截,可怜的清水被强行罩在对方高大身材的阴影里面……


  “嘛,你不要害羞啦~”显然,这位可疑的下垂眼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烦人接着说道:“我们来交换邮箱地址吧。”


  眼前这位貌似同样是高中生的故作耍帅笑容没有打动清水半分,此时此刻她只是非常后悔没有尊重牛岛的建议,把练习防身术认真的当回事。


  至于当下,她没有非常好的办法解决这位轻佻的下垂眼,只能低着头不合作一言不发。


       而这也好死不死的给了搭讪男自以为是的滔滔不绝自我介绍的机会。


  “哎呦,美女你不要再考虑了呀~你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白鸟泽的哦~”天童觉故作聪明笑嘻嘻的继续说:“私立白鸟泽学园哦,我是那个出名的排球队主力首发哦,还有个帅气的名字叫guess……哎?哎!啊啊啊啊!!!!”


  天童就这样面带笑容举着一根手指,被牛岛一拳K.O躺倒在地……只是因为他突然出拳才受到小小的惊吓,牛岛就直直的90°向清水鞠了一躬大声说道:“抱歉,这家伙是白痴!实在是太抱歉了!”说完,也不直起腰,侧过头皱着比平时紧十倍的眉头,狠狠的盯着捧着脸还半躺在地上的天觉童。


  天觉糊里糊涂的顶着牛岛杀人目光,哼哼唧唧站起身来,就被牛岛抓住脖子直接弯成90°的鞠躬弧度。


  “给我向清水道歉!”牛岛冲他喊道。


  然而天觉是个完全不怕死的,居然十分欣喜的妄想抬头说:“哎~美女你叫清水啊,真是个好名字哎~……哎哎!!啊!!!若利啊啊啊!”被牛岛按着脖子弯成180°鞠躬姿势…


  “闭嘴,你这白痴”牛岛再次看向清水,再次道歉:“抱歉。”


  清水其实有一点被牛岛冲上来挥拳的样子吓到了,还以为要出人命。说实话牛岛刚才的样子让她想到了,电视转播里的西班牙斗牛……是牛,而不是斗牛士……


  她忙挥挥手,表示不用这么太过在意,反正也没造成什么伤害。


  清水的态度宽容,牛岛也不好在说什么,直起身站位来把清水挡在背后,然后使劲把折叠成180°的天童觉丢了出去。


  “你给我消失!”牛岛其实想说些更难听的话,但碍于清水还在只好暂住怒气明天再找他算账。


  “……”天童倒是完全没想到自家主攻手难得大发雷霆,气场全开……只好咽下了那句‘若利,把作业借我抄一下嘛’这句话,灰溜溜的圆润离开。


  大概是直到天童身影完全不在,牛岛才转身向清水并且再次开口道歉“对不起。”然后深深叹气,“你应该大喊人来帮忙的,那家伙是个八点档看多的白痴,不用给他留什么面子。”言外之意是如果换一个真正的痴汉,在他看来,清水这种不合作也不抵抗的法子是不应该的。


  而对于清水,说实话虽然牛岛表现的激烈,但也不是她第一次被人搭讪……以她的性格大叫大喊什么的,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当然不能这个想法表达给现在依旧一脸肃杀的牛岛。而且她在白鸟泽录像中是见过这位天童的,通过判断才决定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引来警察的话,天童觉有可能会留下糟糕的记录。至于她的人生安全,这个地点不算隐蔽稍微等一会就会有街坊邻居路过来解救她了,因此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吸引过多的注意。


  不过远远看到牛岛出现清水还是松了口气,意外的是他这种慎重又激动的态度。所以就在刚才他收拾天觉时她已经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了。


  没有想到,牛岛看穿并了解了她的想法,虽然还是被训斥了。


  牛若稍稍低着头看着清水,眼神里有还没全部推下去的怒气和淡淡的责备。


  这种关切,使清水觉得刚刚自己的想法十分不知好歹。她推了推眼镜,抬头看着牛岛的眼睛说“抱歉,让你担心了。”


  让她惊讶的是,牛岛听到这句话居然松了从未松过的眉头,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嘴角满意的小小笑了一下。


  这时清水才发现从刚才他转身向她开始,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变得很近,甚至比刚才天童的壁咚更近。清水发现这个事实之后,不露声色的向后迈了一步,但还是让热气浮上脸庞,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


  另一方牛岛已不太在意清水拉开的距离,两个人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这次,牛岛没有像往常一样点个头当做打招呼就自顾自大步向前,而是放慢了脚步跟清水肩并肩。


  “乌野今天也是因为烟火大会才取消今天的练习吗?”大赛在即,经理却没有留下部活,牛岛想来想去,乌野应该跟白鸟泽一样今天休息。


  清水有点意外,牛岛会主动找话题,毕竟已经做好尴尴尬尬走回家的准备了。既然问了她也如实相告“不是因为烟火大会,前段时间,我们去东京组织了远征合训。教练认为现在自主练习的运动量也是足够的。”清水反而觉得白鸟泽因为梦盂兰就休息一天这个想法相当性情中人。


  牛岛没想到清水毫不隐瞒的把乌野最近的动向告知他,在心里感叹清水坦荡的同时,也有些期待比赛中是否有机会遇见乌野,应该是一支有趣的队伍。


  虽然他一定会赢。


  带着这样的心情,当两个人走到院门口时,不约而同想到上次在同一地点牛岛说过不算好听但应该是激励的话。相视一笑。


  在道别之前,牛岛看了看表,用相比平时慎重的多语气对清水说:“既然烟火大会,要不要一起去?”问完居然表情严肃的盯着她等一个答案。


  清水有些吃惊,刚才退下的热气又再一次卷土从来,而且有愈演愈烈烧到耳朵的架势。


  “你晚上跑步来得及吗?”她问。


  在得到没关系这样的回答之后,她终于点头说好。


  两个人约定吃过饭之后,在门口集合。


  已经是夏季的尾巴,再过几天就天气多少会更凉爽舒适一点,清水推开自己家院门的时候一直在考虑,难得烟火大会,一会儿要不要穿个浴衣呢?

评论
热度(4)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