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牛岛若利X清水洁子】牵牛花2

伏夏闷热。
  今天是乌野排球队输给青叶城西的第二天,全队被勒令休息整理心情。


  清水从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可是整个人无精打采,很难从沮丧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也是头一次觉得男生的眼泪也是这么汹涌啊。以至于清水想到比赛结束时的眼泪拌饭还是会被莫大的遗憾和无力感淹没。


  糟糕,突然有酸涩袭上她的眼眶。


  在回家的路上出乎自己意料的被已经过去连天的高中排球预选赛的失败狠狠的伤害到了……
 
  明明已经过去两天了……


  清水把手里的书包换了一个手提,然后推了推眼镜使劲的揉了一把眼眶。
  
  有些狼狈的抽了抽鼻子,理所当然的还是十分不甘心啊。清水下意识的攥紧了书包带子。
 
  “看来你是十分的不甘心。”身后突然响起低沉的男声,在她的身后。


  清水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跳,转身时把书包护在身前,另一只手摆出勉强算作跆拳道防卫手部动作。


  只是这种在少女漫画里脱线女主才会有的搞笑姿势,并没有逗笑她身后刚刚说话的一脸严肃紧皱眉头的牛岛。


  “你这……!”清水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试图平息自己被莫名吓到的怒气。


  牛若很自然的把手里举着的本来递给清水的手帕赛回到兜里,保持着威严的表情更加自然的说:“你刚才是想说‘你这家伙吧’。”然后稍稍低头直视清水的眼睛,一副催促答案的诚实样子。


 本来就不太擅长社交的清水觉得如果此刻的尴尬实体化的话一定比一头大象还重。然后这头大象就能一脚踩扁这个不管什么时候气势都像山一样的牛若。她当时是这样想的。


  然而牛岛若利是个不给别人机会的人,不论是球场上,还是日常。眼下和着盛夏闷热的气压向清水起跳扣杀。


  “你的跆拳道姿势很离谱。”还没等清水推推眼镜想出怎样礼貌的回应上一个问题,牛岛又再次非常认真的扔出另一头大象


  其实清水能在应激情况下想起那样的手部动作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平时根本没有机会使用不说,本来也只是国中时跟着姐姐学了两招花架子而已。


  虽然这个牛岛语气上运用不当有挑刺的嫌疑,但眼神认真,是真的认为像清水这样一个不可避免要稍稍晚归的女生有系统的学习防身术的必要。


  万幸,清水已经通过这样让寻常人火大的两句话,机灵的领悟到牛岛若利其实是个会用这种过于憨直僵硬的方式表达关心的人。


  领悟到这,清水果然尴尬不再,捋了捋头发,恢复到平时淡定。稍稍弯腰,向牛岛道谢:“谢谢!”她直起腰,想了想接着说道:“我会学习下防身术的。


  牛岛看起来像是相信了清水的保证,抿直了嘴角,点了点头。


  他不再说话,迈着大步子越过清水,径自向自家走去。


  刚才已经恢复成平时样子的清水,也往家走去。


  奈何两个人身高腿长实在有些差距,清水又根本不被牛岛的速度影响。虽然回家的路线是一样的中间还是隔了很远的距离。


  清水走路虽然慢,但不太耽误她在后方稍稍打量一下刚才没有注意的牛岛的校服装扮。因为平时只有社团活动结束有机会遇见慢跑的牛岛,所以清水没有见过白鸟泽的正装的。不出所料是白色的料子,西服样式。话说今天这样的天气还穿着外套不会太热了吗,真是有私立学校豪华的样子啊,她想。


  牛岛穿上还好毕竟身高能够撑的起,但单单从背影上来看倒有几分社会人的感觉。所以说对校服有着过分执着的西谷没有选择白鸟泽也是意料当中的事情吧。


  不知道怎么就在悄悄脑补了一下西谷穿这样一身“显老”的衣服样子,不出所料的清水被自己想像出的镜像逗笑了。


  这时,牛岛也已经把手搭在了自己院子门上,回头就看见嘴角兀自衔着微微笑的清水。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眼里都是迷惑。十分钟之前,这个隔壁的邻居还满眼眶的泪水站在路灯下狠狠的用手想把眼泪收回去。十分钟之后又是一副清风拂面心情灿烂的样子了。


  女人,真是难懂。


  清水到达家门口的时候,倒是惊讶于牛岛站在门口,像是特地等她。


  她这次没猜错,牛岛等到她,然后用他最平稳最真诚的语气对清水说:“不甘心的心情是因为你们的球队太过弱小,而弱小不是单单不甘心能改变的。”说完向清水点点头当做告别,四平八稳的推门而去。


  留下愣愣的清水,仿佛跳戏到海贼王片场。牛岛在那一刻黑胡子气场附身。

评论
热度(6)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