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楼诚】一日故城

眼见着二月初,又到了年初汪伪政府高官述职的日子。明楼和明诚连夜坐船从上海赶到南京。

农历新年来的迟,经济司还压着一堆的事情没有做不说,连老天也不作美,今年多雪的南京格外冷,明楼时下车一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一声,雪水多多少少渗进了锃亮的皮鞋里,眉头皱的更紧了。

送他来与会地点的司机是明家南京宅子的老管家,瞄着大少爷晦暗的神情着实有些无措,到底还是明诚,他下车把皮箱递给明楼,摘下自己的围巾围在大哥的脖上。

他明白大哥的烦躁不安,今年的述职没有像往常一样选在在鸡鸣寺旁的二层小楼,而是被谁刻意的安排在了曾经的南京国民政府,现在的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他们必须得承认,日本人这一招的确恶心到他们了。

距离会议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明楼挥手作别阿诚,一人走进早已挂上日本军旗的高大建筑。


明家从苏州搬到南京还是战前,宅子特意选在太平门附近,也算深幽,没想到的是仅仅几年物是人非家国无存只剩僻静。

路途虽远但老管家许久不见主人攒了些唠家常的闲情,他是老人儿自然知道阿诚与明家的渊源,谈话间少了敬畏多了亲近,明诚即使困倦也耐着性子一一作答,“大姐身体康健,大哥工作顺利,明台顽皮聪慧”依旧只捡些好听的话,能有几分宽慰老人家的心也算是好的。

大概是以为极少露面大大少爷要莅临宅院,帮佣们早餐准备的极为丰富,小笼包、乌米饭、老油条、卤蛋、糖芋苗……满满的的摆了一大桌子。阿诚借着他大哥的光,这顿饭吃了个十成十的饱,自然是非常满足。

待早饭吃好,老管家便催促阿诚去补眠。“阿诚啊,阿伯晓得你跟着大少爷是做大事的,但平日里也要吃好饭睡好觉,你在上海忙东忙西阿伯管不到,不过在南京这样瘦瘦的跑来跑去我看到会心疼的阿,男人嘛,还是要像大少爷那样敦厚结实一点才好啦……”

老管家絮絮叨叨满是温情,阿诚哪里舍得回嘴,只得应和着点头。不知不觉就被带到了为明楼准备的房间,南方的厢房没有地龙,暖烘烘的房间估计是烧了不少煤炭。可见老管家真的对明楼明诚偶尔的归来下足了功夫。

这间房本就是明楼的房间,但是他本人使用却不多,彼时他正在南京的学校里学习,功课本就多,课下还要与名流少爷小姐们交往实在是繁忙的紧,反倒是明诚和明台早早就定下出国读书的计划,两个人各自学着英语法语,堂而皇之的占用这间房里大大的书桌。不过大姐偶尔来抽查功课,明台背不出单词,连带着他也因为监管不善被罚。

好在明楼在这种时候总是适时的出现,偷偷的塞给他些好吃的点心或者不常见的糖果,嘱咐他不要分给明台,总是能安抚年少时委屈和小小不忿的心情。

糖的味道他早就不记得了,而被偏爱的感觉却深深的刻在心里。

房间里还是保留着老式的木床,有淡淡的松香的味道,明诚盖着松软的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明楼第一次来总统府是参加汪伪政府的成立典礼也就是所谓的还都仪式,他被汪曼春的叔父带着,穿的礼服站在大礼堂里装作开心的听日本人叽里哇啦的讲话,那一天他举着酒杯默默的数清了礼堂里所有的黑白地砖。他必须承认,只要这里还悬挂着日本军旗,不管第几次来依旧让人不适。

日本人占用了子超楼,所以所谓的国民政府高官们只能被打发去了稍微偏远的行政院北楼。

整栋楼看的出来应该在近期集中打扫过,只不过角落里的灰尘和桌椅地板发出的陈旧呻吟声证明了也不过的明面上的打扫意义。

而与之相对比明显的是高官们的制服笔挺,其喜洋洋。

反而是明楼这样穿着大衣西服,阴沉沉脸色的人着实是异类。有好事者询问,他便回答说:“平日里不敢忘记新政府赋予的职责,制服穿的太勤已经陈旧,不敢与同僚们比光鲜。”那人便讪讪的知难而退了。

众人来到会议室听某个副主席传达主席已经汪院长的精神纲领,这位副主席满面红光言语间踌躇满志,只不过发言稿太过冗长,下坐的高官们只得不断喝水掩饰。

明楼在与会人员中级别不高坐在角落里,乐得自在,只不过这间会议室掩耳盗铃的拉上的两片窗帘中缝有一道阳光照到他的脸上,晃的睁不开眼。

在这样无趣的会议中,即使昨晚在船上他靠着阿诚睡了那么一会儿,现在也困倦的很。

明楼也学其他人,拿起茶杯,掩饰的打了个哈欠。


“折纸船折纸船  折只纸船进水湾  放上几颗红豆豆   漂到岸边卸下船”

明诚就在吴侬软语的嘻闹中醒了过来,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满足到骨头缝里都酥酥的。睡的太过舒爽,衬衫难免有了褶痕,他在柜子里找到早已洗晒好的棉质长衫穿上,看着镜子里头发凌乱的自己,像一个山中论道不知事的迂腐先生,他一下就笑了。

“阿诚老爷好!!”

明诚刚跨出门槛,院子里玩耍的几个孩子便齐齐问好,饶是他见多识广,也还是被有些超前的称呼吓了一跳,看着扑到身前眼里闪着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他忍不住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新鲜出炉的阿诚老爷被孩子簇拥又回到了花厅,老管家早已准备好了香茶点心。明诚拿起方糕喂怀里的孩子,得到香吻一个,实在是心满意足。

老管家嘱咐着几个男孩子,“因为阿诚老爷才能吃到甜甜点心,庆哥儿带阿诚老爷上山走一走转一转好不啦?”

被唤作庆哥儿的孩子闪着一双机灵的眼睛,咬着一块点心,呜呜的答应,待吞咽下去便答道:“好!今天带阿诚老爷看神道,明天看梅花,后天去碑林,大后天去树林捉迷藏!”

老管家点着庆哥儿的额头“你呀!就是想天天吃点心!”

明诚哈哈大笑。


新政府的总结会议开到了中午十一点三刻,在座的大多数虽然只是听汇报但也的的确确的饿了,这里面就包括明楼。

他早上吃了些阿香准备的吃食,七七八八的没吃饱不说,这一天的无所事事让他更是饿得更快。

自从回到上海,他单独行动的时候其实不多,阿诚身边总是有些抵饿的东西,他身为大哥的确没有挨饿受冻的道理。

明台闹过他心窄体胖日渐丰腴,被以减少零花钱为由镇压,现在想想胖了的不好第一条就是比常人爱饿。

会议进入午休阶段,众人移步到一楼的自助餐餐厅,日式料理和西餐布置的玲琅满目,让明楼皱了眉头。

他更偏好热气腾腾的传统食物,喝一碗汤全当是犒劳自己奔波劳碌的灵魂,不过转念一想都已经来到此地就不要上升到灵魂层面了,徒增嗤笑。

“明楼!这儿!这儿有位子!”南京读书时的同学招呼他。

他道谢后坐下,这位旧日同窗便滔滔不绝的讲起他的父亲现在蒙疆联合自治政府里担任要职,这大院里的吃食他最为熟悉,日本人提供的日本料理着实正宗并竭力推荐明楼一定要尝一尝。

明楼胃口一般,只是努力把餐盘中的蔬菜吃完便与这位眼看就要扶摇直上的旧日同窗告别了。

一楼餐厅里还是很热闹的,每一个人都很有话聊的意思。明楼冷眼旁观,觉得滑天下之大稽不过如此。

他离开,转身时面孔隐藏在阴影中轻声的说:“难吃。”



明诚出门时候还担心会不会被各方盯梢,上了山才发现着实有些多虑,庆哥儿为首的几个孩子健步如飞,在山林间穿梭,春寒料峭地上还有积雪他也只能全神贯注才能跟上几个猴儿般灵巧的孩子。

“阿诚老爷,你想去那边啊?那边是神道,那边是碑林,那边是梅花林。”阿庆站在高处冲明诚喊话,显然一副紫金山孩子王的模样。

明诚想了想,微笑着说”我们先去梅林吧。“

他小时候并不像这班孩子似的淘气,消磨在课本中的时光更多。不过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和明台一起出来玩,转了明孝陵转了明东陵,最后路过梅花林回家时,遇见一个喂猫的小姐姐,明台便赖在那处看猫,恰巧有一只亲人的橘色猫咪任明台抚摸,一人一猫相见恨晚十分投入,明台向来并不给阿诚面子,他讲不动明台无奈便和他一起坐在梅树下等大哥大姐来找人。

回到家中不出预料的再次被罚,不过明台比他惨的多,让他心里孩子气的畅快。

现在忆起往事,唯觉珍贵。

两个孩子,蜷于树下,傻乎乎的一个玩猫一个看花,应该是很有趣的情景吧。

明诚再次站在并未全部开放的梅树下,几个孩子玩起了捉迷藏,嬉闹声渐远,鼻间萦绕梅花香气,明诚想,要是大哥在的话,一定要念几首诗才罢休。


吃完午饭,明楼在楼下转了转,即使出了太阳也还是带了一身寒气。好在新任的财政部长也就是明楼的顶头上司并不在意。下午的会议由各部部长组织,讨论过去一年的成绩和新一年的展望。

汪伪政府的财政部长是个难当的拆,几方势力角逐争一杯羹吃谈何容易,就明楼所知,这位已经是第四位了,任期刚满两个月。

经济司的工作并不会分走他太多的精力,所谓述职无非就是拿出秘书助理整理好的材料,再说些好听的话而已。整理材料明诚擅长,说好听话打打官腔明楼擅长,看部长的样子应该是还算满意的。

几任部长对待明楼的态度倒是出奇的一致,不活络也称不上冷淡。不活络是觉得上海经济难搞,走得近了以后出了麻烦难免要背锅,不冷淡大概是因为他还管着76号吧。

大概是新换的部长让几位同僚格外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说着场面话的时间也格外的快,一晃神就发现落日余晖已经映了满室。

屋子里几个男人难得都陷入了沉默,有那么一瞬间连明楼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周部长,我可以借你的电话一用吗?”明楼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他想了想,解释道:“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回去。”


明诚开车到门前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七点。难得明楼没有丝毫的焦躁,虽然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有点可怜。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发现作为上放着一只烤鸭一只盐水鸭,便关上门去后座了。

反而是明诚不好意思了,问:“大哥,开了一天的会累了吧,你休息一下,到了我再叫你。”

“还知道我是你大哥啊,还以为在你心里鸭子比大哥还重要呢。”

“大哥,你还记得我和明台一起在梅花林被你和大姐一起抓回去那次嘛?”

“还想挨罚?”

“那次明台连累我一起被禁食,我饿的不行,第二天你就自己跑去买了这家的鸭子,这么多年了在我心里没有比那只鸭子更好吃的鸭子了。”明诚认真的说道。

“哼!”

即使回应只有一个“哼”字,阿诚也知道他大哥装生气装不下去了。

他轻笑着说道:“大哥,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鸭油烧饼!”

“好。”


 完

——————————————————————————————————

新年好!先祝大家狗年行大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放假之前去了一趟南京,去总统府参观的时候想到了这么一个梗,后来查资料发现有很多相悖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写了这个故事。

断断续续的写了几天改来改去也并不是非常的满意。希望大家看完之后能开心吧。






评论
热度(15)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