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鲫鱼罐头

你的黄老师❤

【秘密森林】行星的桥 --------加强改进版

韩剧同人,黄始木X韩如真。

其实没有啥改进啦。修改了一下结尾,自以为妥帖多了。

期待编剧新剧。

真人CP太可爱啊啊啊啊


六月的首尔,细雨纷飞,温暖湿润。

可惜加班到深夜的韩如真靠着公交车车窗,无意欣赏雨停之后,水光斑驳的城市夜景。

升职之后,她被调到青少年重大案件组,可能再也没有厚岩洞那样复杂的案件,可是她的迷惑和怀疑却与日俱增。

年少时她总是在思考正义是什么形状,大概真的是热血类漫画看的太多,她努力的追寻理想的模样,成为了一名能够在强力班奔跑击倒罪犯的女警,有信心去尝试,坚守本心最初的方向。

这信念像火光,温暖而执着。

她无意代表什么,对与错,不是太过明确的事情吗?

可总有潮湿粘稠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让小小的火苗飘摇。

终于回到了房塔屋,毫不在意雨水,她疲惫的躺在屋外的凉床上,愣愣的任由脑海中翻腾着几乎日日可见的各色脸庞……神情疯狂的少年、哭喊的母亲、暴躁易怒的父亲、毁容的少女、理直气壮的教师……

大概有一秒钟吧……她觉得某一天她也会麻木,无能为力这四个字在第一次在心头涌现……

然后,一秒钟之后她睁开眼睛,又一次看见了那颗在雨后晴朗的夜空中散发着淡淡的光的星星……

一颗看起来总是不紧不慢,冷静自持的星星。

韩如真总算笑了,只要这颗恪尽职守的星星还在,她在深海里也可以呼吸。

 

 

每逢休渔期时,案件总是多的。

黄始木在午休吃饭时才有时间查看手机。

屏幕上“韩守卫”三个字闪了一闪。

他眉梢动了一动,并不意外。

本来他想可能会更早一点收到这位的短信或者电话。

因为一个人生活太久,他对于人情世故还是生疏。

不过看短信的内容应该是关心的意思没有错。

“我们黄检在南海有没有认真的装酷呢?”

哎一股,他在心里叹气。

应该算是认真吧,他想。跟在西部地检时候一样,案件,庭审,审核。

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他就像宇宙中一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行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早已设定好轨道,就算暴露在炙热和苦寒中也没什么打紧的……

一圈又一圈,不断的与其他天体擦肩而过……周而复始,也算乐在其中……

他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但是,人总是在不经意间被不同和陌生的人吸引了注意,即使是行星般规律运行的男人也不能免俗。

而真正选择她来协助调查,则是因为他与她的共同点。

他和她的人生都没有焦灼感。

他没有欲望所以难以被打动,之于她则是发自内心的坚定和与生俱来的乐观。

那么多时间去观察她了解她,但他却知道拥有这样心性的人总有迎刃而解的办法。

被与自己不同的人认同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我们”这个词从她嘴里说出来,的确是会让身在困惑中的人如沐春风。

他滑动手机屏幕,又看了一次那条短信。

有些东西黄始木还不太熟悉,但喜悦总还是知道的。

 

 

今年的桃子熟的很早,韩如真坐在树下这样想着。

因为青少年组经常要到学校宣传,她穿正装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而笔挺的警察制服也为她收获很多崇拜,比如手里捧着的这个桃子。

送给她桃子的小男孩,清澈的眼神里包裹着向往,让人心里软软的又暖暖的。

但她真心的期望他也曾肆无忌惮的大笑,毫无顾忌的大哭。

来学校来的多了,她偶尔也会想象一下,某个检察官曾经的模样。

大概是个绷直了嘴角,运动会也不会流一滴汗,更不会因为女同学裙摆轻扬而心动的无趣家伙。

也可能是因为不善人际被好心的老师说教却不耐烦的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很多个她假设的他在那段臆想的时光中穿梭行走。

她是为他感到遗憾的,虽然有些主观的意味在里面,总觉得还是经历些好玩的可爱的才更加完整,想用力传递出她能够给出的精彩和温暖。

虽然她明白,痛苦的比被爱的更清晰。

但是总是疼的,她不想再看他躺在医院的某张床上,孤孤单单的样子。

有时,她也会有些束手无策,她想要传达的是那个人想要的吗?

会不会有更多的困惑?……

她抬头看了一眼光影斑驳,眯着眼睛笑了一下。

好在,他和她都是会迎难而上的人。

好在,秋日暖阳,时光大把。

 

 

十二月的时候,黄始木回过一次首尔。

南海郡暖和得多。

他翻出了旧棉衣才发现自己瘦了不少。

并没有想过要联系谁,他对太多的社会关系没有耐心。

不过,烧酒总是想和特定的人喝一杯的。

然后,他在道边就遇见了她。

准确的说,是他看见了她在执行任务。

凛冽的冬天里,她穿的很是单薄,虽然披着个毛茸茸的披肩,但是下身却只穿着一条火红色漆皮的短裙,登着高跟鞋的明晃晃两条腿暴露在寒风中。

黄始木把车停在路边不太显眼的地方,盯着她看。

大概是目标迟迟没有出现,她翻出一支细细的烟,点燃。

她仰着头,细长的脖颈有着优美的线条。红唇在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

他好奇的看了一会儿,直到有个男人上前搭讪。

他便开车离开了。

韩警卫是能做好这种事情的人,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人的基本需要有两种,做自己和亲密关系。

在他过往人生中,我行我素,‘做自己’这条的确是很出色了。

而‘亲密关系’这条则有些遗憾。以至于是有些嘲讽的态度。

直到她出现。

她是个在意其他人感受的人。即使她了解一切原委。

不吝于‘给予’,也关怀着‘需求’。

他对她有着太多的好奇心,甚至有些无意识的‘印刻’。

重新定义了他关于人际、亲密这些常识性的概念。

总觉的对待生活耐心多了些。

因为韩警卫的缘故。

像一座坚固的桥,徐徐暖风,吹散青蓝色寂寞的雨。

心理辅导里有一句话是“穿ta的鞋走ta的路”。

他想。如果是她的话,应该可以一起走很长路。

很期待。

前提是不要再穿那种高跟鞋了,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夜深了,车子缓缓汇入首尔的车流中,黄始木还要在停留两天。

明天再一起喝一杯吧。他想。

 

 

评论(5)
热度(35)

© 黄鲫鱼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